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稀罕事儿 正文

7000公里骑行白发成风景——63岁退休教师三亚骑回哈尔滨

http://heilongjiang.dbw.cn | 2016-07-24 08:18:25
作者: 周际娜   来源: 生活报     频道主编: 张广义

  生活报7月24日讯 夕阳晚景套路深:跳舞、遛弯、打牌。黑大信息管理学院退休的老教授崔世勋,厌倦了这种“匀速前进”的生活,想在63岁这一年,换一种活法儿。

  “人生就像开车一样,时不时得给自己换换挡。”只是,崔老这“挡”换得有点儿频,今年3月到6月末,在96天里,他从南海之滨骑自行车到四川盆地、穿越川藏线,骑行7000多公里后返回哈尔滨。

  “川藏梦”被小伙伴唤醒

  从儒雅学者变成“任性BOY”,有时只需借助一辆自行车。

  “每个骑友心里都有一个‘川藏梦’,我瞄川藏线很久了。”对崔老而言,这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而是一次“预谋已久”的“出走”。

  他人生中第一次长途骑行要追溯到1981年,当时还在哈师大中文系读大三,跨上“小永久275”,一路从哈尔滨骑到了南昌。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崔老骑遍了哈尔滨周边市县。两年前,他从漠河骑到了三亚。路上认识了90后骑友小楠,俩人加了微信。这个贵阳大男孩,从去年10月中旬起,在朋友圈晒骑行川藏线的经验和感受,而屏幕这头的“老男孩”也越来越坐不住了。

  他找了个小本专门用来“搜集情报”,每天认认真真地把小楠的朋友圈誊下来。而誊写就像催化剂一样,每多记一点儿,心底里的“川藏梦”就胀开一点儿。有趣的是,记者在崔老的笔记本里看到,在记录过程中,他充分发扬了大学教授的严谨风范,不但保留了对方惯用的网络流行语,连“呲牙笑”这样的表情包都照原样画了下来……

  瞒着家人跟“90后”组队

  从南海之滨到青藏高原,他揣着秘密偷偷上路。

  3月31日,崔老骑着“野狼2”,从三亚的亲戚家出发了。除了羽绒服、帐篷、备胎和修车工具,他还带了个秘密上路。之前,他跟家人说要从海南骑到成都探望三哥,其实是奔着川藏线去的。

  他花2天半先从三亚骑到了海口,又坐船到了广东徐闻县,骑行22天后到达成都。川藏线被视作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之一,全长2400公里,沿途穿越横断山脉和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000多米。63岁,显然不是个合适的骑行年龄,连保险公司也这么认为。

  “我是到了成都才知道的,60岁以上的老人,不能买川藏线的骑行保险。”崔老索性心一横,“既然都到这了,就一直往前骑呗。”

  4月28日一早,崔老和临时组队的6个骑友一起出发了,正所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这里指的不是体力,而是年龄。他的队友有4个90后、2个80后。客栈的老板娘忍不住叮嘱这群年轻人,“这一路不容易,你们要多照顾照顾大爷。”

  可真骑起来,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骑到第七天以后,就有2个大学生因体力不支或高原反应陆续退出了。

  曾被大狗追咬险被飞石击伤

  “既要把困难估计足,又不能被困难吓住。”

  崔老骑行经验丰富,当年穿越大兴安岭时,为了防止审美疲劳产生倦怠感,他一边骑车,一边在脑海里演算数学题。

  “但骑川藏线不同,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崔老解释说,川藏公路被称为“世界公路灾害百科全书”,山体滑坡、泥石流、塌方……凡是能想象到的灾害,随时可能在这里发生。骑行时,除了风声,耳畔经常会响起飞石撞击护栏的声音。有一回,崔老险被飞石击伤,幸亏当时戴着头盔。

  “最近又摔死了2个人,大家千万要小心。”骑友们通过微信相互通报路况,为了安全起见,崔老始终把下坡速度控制在25迈以内。

  白天骑车,晚上住客栈,如果中途找不到餐馆,就啃面包火腿肠,另外每天得喝六七瓶水。崔老最庆幸的是,他没有严重的高原反应。但一路上,他被路边的大狗咬伤过,自行车还坏过两回。特别是骑到色季拉山时,山顶下起了冻雨,而且没处躲雨,他冻得浑身发抖、指尖生疼。同行的海南女骑友阿敏被冻哭了,他鼓励对方:“绝对不能停,越停越冷,咱们咬牙也得往前走!”

  艰险既是代价,也是“礼物”。地图上抽象的一条条曲线,变成了眼前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崔老翻过了折多山、色季拉山、米拉山等12座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险峻高山,跨越了大渡河、金沙江、澜沧江等汹涌湍急的江河,一路饱览雪山、草原、冰川和峡谷美景。

  “山路十八盘”一口气骑到顶,“怒江七十二拐”下坡不歇脚。在描述这两场经典“战役”时,这位“老顽童”用了个跟他年龄不太相符的形容词:“老爽了!”

  骑友争相合影

  他成了拉萨的“白发风景”

  从川藏线上捡回一块黑色石头,那是他颁给自己的特殊“勋章”。

  崔老每天骑行10个小时左右,5月22日是走川藏线的第25天,也是最后一天,从早6点一直骑到深夜11点半,将近190公里。他伴着夜色进入拉萨,跟骑友们一起撸串、拍照、住青年旅舍。很多人爱找崔老合影,年过六十的他,成了川藏线终点一道独特的“白发风景”。

  短暂调整后,崔老坐火车到了西安,又从西安骑回了哈尔滨。这次长途骑行,前后花了将近2万元,他笑着调侃道:“骑自行车可比坐飞机贵多了!”

  骑行的印记,留在了脸上。由于不肯戴面巾,崔老的脸被晒成了古铜色,看上去像个藏民。96天里,他还瘦了20多斤,回来到银行办事儿,柜员盯着身份证瞅了半天,“真的是你吗?看着不太像啊!”

  这是崔老人生中最疯狂、最荣耀的一次骑行体验,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长途骑行。但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记者找不到关于川藏线的任何蛛丝马迹。他把更多的感悟留给了自己,伴着这些酸甜苦辣,每天读书、喝茶,计划下一次短途骑行。

  一路兜兜转转,虽然又回到了原地,但崔老成功翻越了地理和心理意义上的千山万水。对他而言,这段旅程像是平凡生活里的一道光,而那车轮碾过的尘土里,仿佛藏着一生的跌宕起伏……

【联系我们】黑龙江频道主编 手机号:13604510123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精彩推荐

四胞胎宝宝排排睡萌化人心(组图)
13岁澳洲正太颜值超高 被赞“世界最帅”
甘肃敦煌大漠夜色斑斓醉游人
3名少年下地偷葫芦瓜 被抓后称想当葫芦娃有错吗

影视图片

鹿晗解约内幕大起底
小时候电视剧咋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