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东北网)  >  黑龙江综合  >  文卫·体育  >  文卫

用满族故事图解汉字 他用5年画了本"字典"

http://heilongjiang.dbw.cn | 2017-02-17 09:13:04
作者: 迟竞新 李学斌   来源: 大鹏新闻网-牡丹江晨报     频道主编: 刘博

他“卧床”五年绘完“满汉字典”

  东北网2月17日讯 如果说谁的时间没有虚度,已经61岁的范福忠一定算是其中一人。他著有《抗联将军周保中》、《东北义勇军万里西伯利亚跋涉归国故事集》、《满族史话》等十余部作品,他又用五年时间手写3000万字书稿,创作3000幅漫画,用满族的历史故事和传统习俗“图解”汉字。2月15日,记者在范福忠的“手绘字典”出版前,有幸看到了这本字典的原稿。

  虽无华服豪宅毅力引人钦佩

  穿着一条蓝黑色的牛仔裤,套着一件半旧的黄褐色棉外套,头戴一顶深蓝色毛线帽,头发有些花白,但理得很整齐,圆脸微胖,浓眉大眼,皱纹很少。从外表看来,范福忠和普通的六旬老人并无不同。很难让人相信,这样一位平凡的老人耗时五年创作出一部“手绘字典”,含有3000幅漫画和3000万的文字内容。记者在他的家见证了这组数据的真实性。

范福忠对自己的书稿娓娓道来。

  范福忠住在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一个旧小区里,房子面积不大,一间10平米左右的朝北卧室,就是他的书房。房间里编好序号的手稿被打成捆,装在颜色各异的纸箱子、袋子里,这些东西堆满了墙边的空地;窗台上也是他的手稿,挡住了照进屋内的一小半儿阳光;床上也被他的创作工具“占领”:要删改的手稿、黑色的墨水瓶、摊开的《新华字典》和《康熙字典》,屋内只余下床前的一小块空地,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他创作时的情景。是的,范福忠在家都是趴在床上创作的,“我坐得时间长了腰和脖子都不舒服,床上这么多东西也摆得开。”妻子嫌他把屋子弄得太乱,范福忠说到这有些不好意思。

  五年成一书“十年磨一剑”

  范福忠手绘的每张漫画A4纸大小,而文字书稿则有两张A4纸那么大,字写得密密麻麻。记者估算了一下,所有的手稿堆叠在一起,会比他本人还高。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是怎样完成这样庞大的工作量的?

创作的书稿。

  范福忠说,每天4点天没亮他就起床创作了,直至晚上9点半休息,一天下来,他能画七八张漫画,就在这样的高强度作业下,他坚持了五年,连邻居们都知道,他家的灯永远是最早亮的。当他需要安静构思的时候,就骑自行车到市图书馆写作,这样一来还不影响家人的正常生活。

厚厚的书稿凝结了范福忠多年心血。

  其实,范福忠一直坚信时间的打磨和雕琢会让作品历久弥香,不算这一次,他更有过“十年磨一剑”的日子。早在他二十几岁时,范福忠就骑自行车走遍牡丹江周边的62个村屯,走进农民的家中取材,历时十余年,写成了《抗联将军周保中》一书,那些年他的双脚经常是红肿的。而后的多年间,他坚持创作,著成《东北义勇军万里西伯利亚跋涉归国故事集》、《萨满玛虎图集》、《满族史话》等十余部作品,作品被中央档案局、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收藏。

  满语“图解”汉字 古老习俗契合象形文字

  范福忠的这部“手绘字典”究竟长啥样,这还要看看他的手稿再说。范福忠以一本老版《新华字典》的顺序,为汉字配图,图中的画面都是一些满族的历史文化习俗,常见的是满族崇拜的部落图腾和各类生活器具,人物服装鞋帽配饰样样画得精细,解释汉字的同时,又生动形象的再现了满族日常生活中的各类场景。

范福忠手绘的连环画。

  不过,为啥要用满族习俗“图解”汉字呢?范福忠主要看中满族习俗文化保留完整的特点。他说满族用文字记录了千百年间的民族习惯,而“玛虎戏”和萨满祭祀又把民族故事用类似史诗的形式口口相传,是东北亚地区文化传承、保留较为完整的民族。而汉字是象形文字,从先民们的经验总结中演变而来,配合古老的习俗解说,二者相得益彰。

  范福忠举了个例子:“比如‘天’、‘大’、‘人’三个字,满族中王的职位最高,他家门上有两条门杠儿,象征着汉字‘天’;部落长的职位稍逊,门上只有一条门杠儿,对应着‘大’字;而普通百姓家的门上不准有门杠儿,配合‘人’字刚好。门杠就像‘天’、‘大’、‘人’三字中间的‘横’,两横、一横和没横。”

  从《满族史话》到“手绘字典” 更好传承满族历史

  范福忠说得简单,这是因为他学习钻研满语已经几十年了,满族的文化和历史故事都存在他的“大脑硬盘”中,随时能够引经据典,脱口而出。在屋子角落里的架子上摆放着《满族语法》、《汉满词典》、《渤海国100题》等工具书,这些书市面上并不常见,都是他多年来搜集的,也有孩子为他寻来的。

范福忠曾经出版的图书。

  因为研究满族历史文化好些年了,范福忠的身边有好些满族朋友,他的知识储备比很多满族人还要多。有一次他到努尔哈赤的老家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古称赫图阿拉),当地还邀请他讲课。随着对满族文化的不断了解,范福忠对满族的感情也越来越深,45岁时开始写作《满族史话》,2006年印发出版了650套,已基本卖完。近年来他编写“手绘字典”也是一样,他想把满族的历史文化更好地传播出去,以便今人借鉴。

  每一部作品对于作者来说,就像一个孩子。出版在即,范福忠很高兴,虽然这部“手绘字典”出版时和他最初的想象不同,名字中并不能含有“字典”二字,书稿也从3000万字压缩到10万字,但是能够出版,已经不负这些年他付出的心血,也算实现了他多年的夙愿。

【联系我们】黑龙江频道主编 手机号:15504500591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精彩推荐

19年前两个小朋友拍“结婚照” 长大后成夫妻
乘客飞机航拍加拿大绝美北极光 美轮美奂(图)
这个寝室厉害了 6人都是学霸级别美女(组图)
世界上首座3D打印桥梁 亮相西班牙马德里(图)

影视图片

那些名人的爱情故事
婶子们都成了网红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