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民生

黑大退休教授侯春翔耄耋找乐:三年手写楷书数十万字

http://heilongjiang.dbw.cn | 2017-07-02 06:52:45
作者:   来源: 生活报     频道主编: 李玥

  生活报7月2日讯 你能想象得到吗?一本500余页、数十万字的大书,竟然全是一笔一画的手写楷书,而书中所配的书画作品,也全是作者亲手创作,让这本记录了作者生平经历、闲情雅趣的《闲庭散记》,更显厚重、丰富、别致。

  你更想象不到的是——历时三年多,写出这部书的作者,今年已经79岁,而他写这本书的初衷,竟然只是为了——找乐。

  日前,记者在黑龙江大学退休教授、也是黑龙江省新闻专业的奠基人侯春翔的家中,聆听他讲述书里书外的人生经历,而他谈得更多的一个词,就是“快乐”。

  回忆过去 快乐现在

  侯老最近在跟学生的一次微信对话中,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回忆就是憧憬。”他说,他现在最大的快乐,就是走在回忆过去的路上。

  1984年,无论是对于侯春翔本人,还是黑龙江新闻发展史,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当时的黑龙江大学,按照中央和省里的要求,决定在中文系创建新闻专业。侯春翔的老师找到了正在黑龙江青年杂志社工作的他,本也是黑大中文系毕业的侯春翔,觉得义不容辞,于是就回到了黑大,开始了他的新闻教育之路。

  但建一个新的专业,谈何容易。当时的新闻专业,侯春翔连同从中文系过来的两位老师,一共就三个人,没人、没设备、没教材,而新闻专业此前在黑龙江,也完全是一个空白。他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挑选一些黑大中文系三年级的学生去复旦、人大、社科院研究生院、广西大学等名校新闻专业去进修一年,回校后毕业立即承担教学任务。这其中,就有现任黑龙江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郑亚楠等。星星之火,薪火相传,黑大新闻专业,由是发展壮大。

  侯春翔说,他教新闻,最重视的是把教学与新闻实践相结合,始终强调新闻教育与将来从事的新闻职业相联系。他开始要求学生每人都要做一个版的手抄报,完全是自己采写、自己照相、自己编辑、自己排版,深受学生喜欢,有的版面甚至可以乱真。但侯春翔觉得这还不够,毕竟这些训练还都只是在校内,还缺乏社会实践,特别是媒体的岗位训练。

  正好,从1993年开始,侯春翔受当时的《黑龙江晨报》委托,主办一个社会版,“这一下,所有的学生都成了我的记者”,侯春翔说,当时的模式是,他在课堂上布置题目,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采访,而他也利用课余时间给他们改稿、编辑。他的五届学生在晨报共发表了200余篇作品。其中,他的学生高云翠聚焦农民工子女上学问题的报道《“黑孩子”教育刻不容缓》,获得了东北三省晚报好新闻一等奖。另一位学生王小平采写的《高校兴起照学士相》,也获得了二等奖。

  从1984年创办新闻专业,到1998年退休,侯老一共带过17个班的学生,而这些学生,绝大多数都已是活跃在全省、乃至全国新闻和新闻教育战线上的骨干力量。回望来路,繁花似锦,难怪侯老会感到如此快乐,那是山花烂漫时欣慰的喜悦,那是百花成蜜后收获的欢笑。

  愿与学生 分享快乐

  侯老说,过去他是以教育学生为乐,而退休之后的他,是以分享学生的乐趣为乐。

  教过的这17个班的点名册,侯老至今全都留着呢。没事儿的时候,他就会翻看这些熟悉的名字,想想他们当年谁最爱旷课,谁经常出勤,谁现在有了孩子,谁工作上取得了成绩……而这些回忆和惦念,就像快乐跳跃的火苗,足以温暖余生。

  他甚至还写打油诗,笑忆当年爱旷课的学生:“××呀,××,你这两划,就是二十年前的他……点名册上的××说:老师啊,你的课咋那么差,我只好回去睡觉了。老师惭愧,本事不大,想用××(点名册用×表示旷课)唤回他。××终于毕业了,实践证明,他本事好大,老师一见这××,就觉得,原来他们已经长大了。”

  而他也收到了学生的回诗:“老师呀,老师,你这两划,鞭策了二十年前的他,他们,懵懂如青瓜,轻狂似野马。您讲得越无邪啊,他们淘得越狂野……他们一见这××,就觉得,二十多年前的这两划,竟辜负了好时光,错过了您老的谆谆好话……”

  一唱一和之间,师生间的多少情谊,多少感慨,尽在其中……侯老甚至把这17个班学生的名字,一一编进了他的《桃李歌》。

  这源于1994年的元旦晚会,接到同学们的邀请后,他就想,该给学生送一个怎样别致又能体现自己心意的礼物呢?有了,就把这些学生的名字连在一起,串成一首歌词吧:“雄鸡报晓宁,东方出玉虹。晓飞初霞时,双梅开寒(韩)冬。龙珠喜玲玲,雪娜浴松青……”

  没想到,当他念到其中的一句时,全班竟是一片掌声和笑声,细问才知道,原来这句诗里的男生女生名字,竟然是一对恋人,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点了鸳鸯谱,也成了一桩美谈。

  再之后,但凡有学生聚会,他的《桃李歌》都成了保留节目,把他们的名字全都嵌了进去。而他的乐此不疲,正是因为爱在其中。

  热爱生活 汲取快乐

  侯老用这几个字概括了他的退休生活:诗(诗歌)、书(书法)、画(绘画)、游(旅游)、动(运动)、交(交流)。其中书画是侯老自小所爱,只不过后来工作繁忙,只能偶尔为之。退休后,有了闲暇,才开始进行大量创作,而他涉及的艺术领域非常之广:素描、水彩、油画、国画、水粉……甚至还能用鱼骨作画,用吃了一年鱼攒下的鱼刺和鱼骨,做出了“梅兰竹菊”四扇画屏。

  他的画中,有很多是对过去生活场景的回忆,比如他画的宾州县城,把儿时记忆里的侯家煎饼铺、大车店、城隍庙、自己上过学的宾县一小、宾县二中……全都一一地画了进去。感觉这幅画,就是他的记忆地图,每一笔都蘸着感情,每一处都藏着故事。

  退休后的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每年去海南过冬,他都不是直飞海南,而是设计好路线边游边走,纵情山水,一路行吟。甚至还远赴滇北香格里拉,乘索道登上海拔4500米的石卡雪山。

  当他乘车行驶在高山峡谷之中的滇藏公路,更是触景生情,吟出这样的诗句:“车行谷中山叠山,峰迥路转始见天。忽见山鹰凌空过,瞬间石壁立面前。滇藏公路飘玉带,茶马古道走蛇盘。哈巴白首遥相送,梅里招手入藏川。”看诗中气魄,谁能想到竟出自一七旬长者。

  侯老说,一切快乐的核心是:心乐。为此,他还专门撰写了一篇长文《苦乐吟》,提出:“心乐则乐、心苦则苦”;“为心中人乐为大乐、为己乐为小乐”;“该为而为者乐、不该为而为者苦”;“自愿而为者乐、违心而为者苦”……每一条,都是其人生智慧的结晶。其实侯老还落了一个字:“花”。

  在他冰城家中的阳台、客厅、卧室,随处可见的都是各色花草,错落有致地生长着。有些甚至是他不远千里、从海南用行李箱拎回来的。他有一篇文章叫《绿痴》,就是写他与这些花花草草的这些情缘。

  而一室葱绿、满壁书画,不也正是侯老一生的象征或背景吗?对学生、对人文、对自然的热爱,让他的人生如此多彩。

  虽然他给自己起了个别号,叫“闲闲人”,但其实并不闲,他在忙着找乐,找人生最真实的意义。就像荷兰著名心理学家弗兰克尔说的:“我认为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天当你年老,你回头看看自己的一生,发现自己曾经为很多人真诚地付出过,你曾经通过你的双手创造过那么多美好的故事,你曾经用心创造过那么多优秀的城堡,那种欣慰和满足感,就是生命的意义。”侯春翔用鱼骨和鱼刺制作的画屏

【联系我们】黑龙江频道主编 手机号:15504500591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精彩推荐

最美不过啦啦队 颜值最高毕业照满屏都是大长腿
外卖车突然着火 外卖小哥竟用嘴去灭火
中学不准穿短裤 50名男生改穿女裙上学
猫妈妈生了6只小猫,猫爸爸却非常失望

影视图片

明星们的PS照我只服她
细数阿sa绯闻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