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真情时刻

单亲妈妈抚育女儿被确诊肝硬化晚期 大二女生:"用我的肝救妈妈的命"

http://heilongjiang.dbw.cn | 2017-08-22 08:34:42
作者: 岳聪 黄迎峰   来源: 生活报     频道主编: 王辉.

  生活报8月22日讯 这个暑假,在东北农业大学读大二的王涵,没有像往常一样忙着勤工俭学,而是每天都心怀忐忑地带着母亲丁立玲辗转于北京各大医院,挂遍专家号,就是因为不敢相信自己心里顶天立地的英雄竟然已是肝硬化晚期,必须进行肝移植手术。

  “我要把自己的部分肝脏移植给妈妈。”21日,在电话中,21岁王涵语带哽咽却又坚定无比地告诉生活报记者,“希望能有好心人帮我实现这个心愿,帮我留住妈妈,留住我相依为命的亲人”。

  单亲妈妈带女儿租房十年来搬过十多次家

  “对我来说,妈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王涵出生在巴彦,在她的记忆中,小时候妈妈很少抱她,因为妈妈丁立玲的双手因一场意外落下了残疾,怕把她摔着。10年前,丁立玲与丈夫离异后带着女儿来到冰城独自生活,靠卖衣服每天赚来六七十块钱,供女儿读书、租房、生活。

  “以前租的房子小得只够放一张单人床,我们母女俩就抱在一起睡,后来条件稍好点了,换了双人床,但这个习惯也没改。”回忆起曾经的窘迫,王涵却笑了,过去艰难的生活如今看来竟成了幸福时光。

  因为买不起房子,搬家就成了家常便饭,母女俩来到冰城十年,搬家不下十余次,雇不起搬家公司,就拿物品置换找收废品的人帮忙。“记得有一次,我们刚换了新住所,房东就要卖房子。妈妈赶在中介下班之前2小时足足跑了9家。虽然十年来一直租房住,但我从来没有漂泊不定的感觉,对我来说,妈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冬天火灾烧光全部家当没有暖气就相拥取暖

  “看这小虫都能活下去咱娘俩更要坚强”

  在王涵眼里,妈妈丁立玲乐观又上进,是她心里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2013年冬天,母女俩租的房子由于电火引发了火灾,家当全都被烧没了。没有暖气,身无分文的两人蜷缩在寒冷透风又充满烟味的屋子里,互相抱着取暖,妈妈指着地上的一只爬行的小虫对王涵说,“你看看它的生命力多顽强,经历了这样的大火还好好地活着,咱娘俩更是要坚强。”

  “妈妈总是把我放在第一位,有一次我差点被车撞,妈妈拉了我一把,回到家才发现她胳膊都是血,她还一个劲儿地说没事。”王涵说,“以前无论怎样的困境我从未怕过,可是现在我怕了,我的支柱倒下了。”

  今年5月1日晚上,王涵回到家看到妈妈躺在床上,说自己感冒了,王涵就做好饭,准备等妈妈饿的时候吃。可是半夜,妈妈突然起来冲向卫生间,王涵跟过去一看,马桶、地上全都是血,她大喊了一声“妈!”妈妈却回头摆摆手说,“我没事,吐的是藿香正气水,回去睡吧。”

  母亲的安慰丝毫不能让王涵放下心来,满脑子像走马灯一样闪过所有能借钱的人,王涵睁着眼睛熬到了天明。

  把妈妈“骗”去北京确诊为肝硬化晚期

  唯一出路是肝移植可连住院押金都交不起

  第二天,王涵陪着妈妈去医院,医生检查后表示,“这是危重患者,必须马上住院,怎么还能下地走呢?”可是丁立玲心疼钱,住了两天院就非要出院。

  “我没有办法,只能对妈妈说,我从小到大都没出去玩过,我想去北京玩。”

  就这样,王涵把妈妈“骗”去了北京,带到了解放军302医院。“肝硬化失代偿期,也就是肝硬化晚期了,准备肝移植吧。”从医生口中听到噩耗,王涵一下子崩溃了。

  “妈没事,咱回家吧,妈在北京住不惯。”

  “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心疼钱!”

  “妈不心疼钱,北京水硬、水硬……”

  王涵当然知道妈妈不肯住院的原因,但她要如何反驳?不要说手术费,就是住院的押金,娘俩都交不起。

  回到哈尔滨后,王涵到处借钱,逼着妈妈去做套扎手术,起码先控制住吐血,可很快医生将王涵叫了过去,“你妈妈有胃肾分流,做套扎极易引起肾衰竭”。当第二次准备做脾切除手术时,又出现了腹水,随后妈妈就陷入了肝昏迷状态,出现思维混乱、行动不受控制,唯一的出路就是肝移植。

  凑不够高昂费用移植时间一拖再拖

  “帮帮我留住妈妈吧,未来我一定能把钱还上”

  “我上了大学之后开始做兼职挣钱,家里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春节,妈妈还雀跃地拿着一张银行卡和我说:‘咱家有钱了,都是大宝挣的。’妈妈还说,姑娘都考上大学了,自己也得争气,买了书要考取药剂师,平时还去学校旁听。明明幸福已经在前方招手了,可是命运竟然又给了我们致命一击。”

  东北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管理学院教导员赵老师告诉生活报记者,王涵是一个独立自强的好孩子,学习成绩也不错,此前学校师生已经探望了王涵的妈妈,并自发组织了捐款,但高昂的手术费,依然是横亘在生命之路上的一座大山。

  现在,王涵又带着母亲前往北京治病,“解放军301医院可以为我们做亲体移植手术,我可以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妈妈,但手术费至少需要25万,后续治疗还要15到20万元。因为凑不够钱,妈妈的手术时间一拖再拖,几次出现并发症都是命悬一线。”在通话的最后,王涵几度哽咽,然而哀痛中又带着坚定和执着,“请大家帮帮我,帮我留住妈妈,留住我相依为命的亲人。我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能力,将来一定可以把这些钱一笔笔还掉。”

【联系我们】黑龙江频道主编 手机号:15504500591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精彩推荐

日本庆祝“阿波舞节” 舞者街头搞怪“热舞”
涉县花椒喜丰收
探访河南开封“城摞城”考古奇观
脾气火爆!男友未及时回家送饭女子火烧房子被刑拘

影视图片

吴昕炒过CP的男神
雷人妆容奇葩男星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