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黑龙江综合  >  文卫·体育  >  文卫

PG ONE:被范冰冰翻牌美的想摔手机 除了说唱我一无是处

http://heilongjiang.dbw.cn | 2017-09-07 09:07:32
作者:   来源: 凤凰娱乐     频道主编: 王辉.

  一大早,PG ONE坐在一组聚光灯下,接受来自门户网站、报刊杂志等近十家媒体的排队采访。今年暑期一档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红遍年轻人群体,PG ONE这位来自“地下”的说唱歌手,可以说是“一夜爆红”。节目开播前,他的微博粉丝只有三万多人,而现在,已经涨到三百多万。短短80天左右的时间,足足增长了一百倍!

  PG ONE说自己是抱着玩的心态来参加比赛的,单纯希望可以涨演出费,如今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他没有料到。采访前一天,PG ONE心中“永远的三次元女神”范冰冰在微博上和他互动,问起“被女神翻牌的滋味美不美”,本来略显沉闷的他眼睛一亮,依旧有点小激动。

  也许是一早起来赶通告的缘故,PG ONE显得有点无精打采,再配上习惯性压低的帽檐和舞台上一般不屑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加疲惫。媒体借电影《蜘蛛侠:英雄归来》的采访机会而来,关于“宣传大使”的单调问题每家问了又问,重复回答了一遍又一遍,PG ONE有些不耐烦。叹一口气,重新来过,PG ONE劝自己“赶紧把该做的事做了,别矫情了。”

  面对纷至沓来的名利会不会让自己的表达变得谨慎的问题,PG ONE坦承现在写词不会太过分,“肯定要适当”。曾经“无忧无虑”,快乐或愤怒都毫不无遮拦地痛快表达的“地下”Rapper,现如今也和大众明星一样,站在镁光灯前不停地接受采访,坐着保姆车跑满当当的行程,时刻面对无数双注视的眼睛,工作人员也会提前帮其挡掉敏感的问题。

  PG ONE说比赛结束后要给自己放个假,去日本买他喜欢的手办,还要赶紧把自己的专辑做出来,“非常希望现在能做自己想做的东西”。从“地下”到“主流”,从Underground rapper到新偶像,如何坚守曾经标榜的“Keep it Real”,也许是每一位像PG ONE一样从节目中走红的嘻哈歌手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和蜘蛛侠有共同点:为了理想奋斗、经历磨难

  记者:是什么样的机会或者缘分和《蜘蛛侠》合作呢?

  PG ONE:经纪人告诉我的,当时很惊讶,因为自己很喜欢那部电影,从小看到大的。

  记者:当时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PG ONE:啥?《蜘蛛侠》?!

  记者:有没有第一时间想怎么给《蜘蛛侠》创作?创作过程中想到了哪些点子?

  PG ONE:第一时间没有想到,不知道从何下手,但看完电影我就有想法了,看完电影之后感觉有共同的点,(能从)蜘蛛侠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记者:你觉得蜘蛛侠身上跟你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PG ONE:相似的地方就是,为了目标,为了自己的理想,想成为憧憬的那个人,很努力,去奋斗,经历磨难、试炼,一系列的。

  记者:你为了嘻哈做过哪些?

  PG ONE:太多了,太多太多了,多到我不知道说哪个。

  记者:比如说这次参加节目(《中国有嘻哈》),一开始很多选手会怼这个节目,你一开始对这个节目抱着什么样的期望?

  PG ONE:玩呗,玩的心态去的。真不知道这个节目会是什么样子,会呈现出一种真实的Hip-hop,还是咱们以前国内认知的Hip-hop?所以我那时候是抱着玩的心态去的。

  记者:虽然是以玩的心态去,但有没有给自己定目标,期待这个节目带给你什么?

  PG ONE:有,我当时想法很单纯,就是希望参加节目自己的演出费可以涨。

  记者:现在这个目标肯定是达到了,不是说整个节目结束之后,而是节目一开始你就已经红了,那这个时候你的想法有调整吗?你要的东西有变得更多吗?

  PG ONE:肯定你的想法会随着环境的变化所改变,所以现在的目标肯定已经不是当时那个目标了,如果还是当时那个目标,太没出息了。

  记者:所以现在的目标是什么?

  PG ONE:目标就是应该放心里,靠行动去说话,说出来就没劲了。

  “除了说唱,我一无是处”

  记者:昨天(采访时间为8月28日)被范冰冰翻牌的感觉美不美?

  PG ONE:岂止是美,(此时记者手机摔到地上),美的我想摔手机。

  记者:很多歌词里会写到女神、金钱、豪车……,现在这些东西好像都得到了是什么感觉?

  PG ONE:那就更应该写出来,以前不敢写,因为以前没有。以前吹牛都得捏着吹,别让人觉得你写完以后,你没有这个东西,你胡写。现在我可以写了,现在往歌里写范冰冰翻牌了,谁不信?!

  记者:现在写的感觉跟以前“一穷二白”的时候——名、利、女神这些东西都没有的时候比,心态会不会不一样?

  PG ONE:其实还是一样,没什么不一样,只不过现在你吹的更有底气了。

  记者:现在想“吹”点更“高级”的东西吗?

  PG ONE:对,肯定。其实嘻哈文化里面有一种炫富情结,它的炫富不等于炫富,为什么?因为嘻哈文化是黑人音乐,黑人早期被压迫,暴怒,以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感。为什么黑人愿意炫富?因为他们以前很苦,他们靠音乐赚到钱了,他们就会去把这个东西(写成歌),‘你看我怎么样’。因为黑人他们很多都是经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走偏门,‘我’靠着音乐赚了一辆兰博基尼,‘我’靠音乐买了一栋别墅,‘我’屋里面全是美女,这就是他们成功的一种炫耀,这就是HIPHOP的一种文化。但是可能国内很多观众接受不了这个东西,(会说)有什么好炫的,你太装了!但其实就是HIPHOP一种技术的东西。

  记者:写歌词diss呢?

  PG ONE:这也是(嘻哈)里面的一种文化,因为说唱很注重团队、兄弟、地域这种领域感,所以以前就会互相攀比谁更好,谁更厉害,哪个团队更厉害。所以diss慢慢变成了一种交流,你说你比我好,你出一个东西来,我出一个东西来,互相抨击,互相攻击,最后你比我好,私下会说这个歌做的确实好,这种感觉。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我diss你了,我必须对你带恨了,不是这种的。

  记者:现在获得的名、利,会不会让你在写词的时候变得更谨慎?

  PG ONE:写词的时候肯定不会太过分,肯定还是要适当。(记者:但还是自己真实所想?)对,一种更稳定的方式来表达现在真实的想法。

  记者:会不会有这种说法,可能一个人的性格会决定你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Rapper?

  PG ONE:其实可以这么说,人的个性、性格其实蛮重要的。如果说人品不好,歌肯定也不咋地,做歌先做人。

  记者:你觉得你自己性格上有哪些魅力点?

  PG ONE:这个我觉得让别人去发现、挖掘吧,自己说太尬了,我也不知道。

  记者:自己对自己是有一定认知的。

  PG ONE:我对自己没认知,我觉得我一无是处。

  记者:为什么这么讲?

  PG ONE:除了说唱,一无是处。

  小时候上学挨欺负

  记者:说到电影《蜘蛛侠》,你小的时候有没有英雄梦?

  PG ONE:有。(记者:你想去改变世界吗?)没有那么夸张,我想改变我自己周边的环境和生活。小时候肯定想过,比如小时候挨欺负的时候就想过,我有超能力我就打死你,这种。

  记者:小时候怎么被欺负?

  PG ONE:以前上学肯定会挨欺负的。(记者:不是你欺负小孩?)咋可能呢,我这么善良。我欺负别人?别人不欺负我,我都谢天谢地了。

  记者:写歌diss他。

  PG ONE:攻击完你不更挨欺负嘛。小时候不听说唱。

  记者:以前这种被欺负的形象跟你现在在舞台上魅力四射的形象有点反差。

  PG ONE:他们都说我在台上一个德行,台下一个德行。

  记者:台下是什么样子?

  PG ONE:就是沉,整个人状态往下走,比较宅。

  记者:那怎么在歌曲上表现出来的都是外放?

  PG ONE:可能我平常宅,情绪都在舞台上释放出去。

  “情绪不稳定,吴亦凡一直开导我”

  记者:私底下现在会经常和吴亦凡联系吗?

  PG ONE:偶尔会有联系。(记者:他有在节目之外给你一些帮助吗?)对,他一直在开导我,因为有时候我会钻。因为一些事情导致情绪不稳定,他会跟我讲一些我觉得很有道理的话,觉得说得挺对的,然后我就去纠正我的心态。

  记者:情绪不稳定是受到现在网络上的一些影响吗?

  PG ONE:恩,比赛的时候各种情况、各种因素。

  记者:现在火了,成为万千少女的梦,面对粉丝天天花式表白,微博几万几万的评论,会让你产生一些压力吗?

  PG ONE:这有什么压力呀?享受虚荣嘛!

  记者:很膨胀是吧?哈尔滨膨胀?

  PG ONE:没有没有,不至于。并没有膨胀,我有很多正能量。

  记者:之前你还讲到过被男生表白,能给我们讲讲是什么事吗?

  PG ONE:就是男粉丝觉得你很酷,特别特别棒。(记者:只是单纯才华上吸引?)对对,那你以为是什么?!

  记者:成名这种东西会让人疲惫,你现在疲惫吗?像刚才,同样的问题不同的人不停问你,这是一种烦恼吗?

  PG ONE:我属于问题来了就要去面对,去应对,虽然觉得怎么又是这个,但还是需要做,光抱怨也没有用。

  记者:这个你之前想到过吗,参加节目之前?

  PG ONE:没想到,参加节目之前我没想到会有今天。

  记者:当面对工作突然增加的时候,你有刚才所说的情绪波动吗?

  PG ONE:也会有,但是调节吧,劝自己。(记者:怎么劝?)劝自己把该做的事赶紧做了,别矫情了。因为不管你多累,现在这些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情,不是坏事情。

  《嘻哈》冠军呼声最高人选: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记者:在《蜘蛛侠》、比赛这些所有工作之后,你会给自己放一个假吗?

  PG ONE:绝对要放一个假,因为前段时间已经病倒一次了,就是录制半决赛的时候。(记者:怎么回事?)身体绷不住了,整个身体虚,没气。

  记者:那放假打算做点什么,宅着吗?

  PG ONE:旅旅游。(记者:去哪?)想去日本玩,因为我是中二少年,去买买手办什么的,哈哈。(记者:找你的二次元女神。)找找二次元女神。

  记者:接来下,除了跟着公司的一些通告走,你对自己不管生活还是工作上有一个规划吗?

  PG ONE:打算比赛结束之后先把自己的专辑搞好,先把自己的作品弄出来。因为在比赛的这几个月里面,其实除了节目以外,自己的作品没有时间去搞,但我还非常希望现在能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先把这个事情做了。

  记者:很多人预测你是(《中国有嘻哈》)冠军,你怎么看这个事?

  PG ONE: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哈哈。

  记者:另外,网上现在有关于《嘻哈》选手撞脸的合集……

  PG ONE:不要,不要,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我不听,我不听。

【联系我们】黑龙江频道主编 手机号:15504500591
相关新闻
今日头条

  精彩推荐

时速4000公里的高速列车!这不是科幻
为做毛皮大衣 这些狐狸被养成“怪物”
每天5点就来了 85岁大爷义务扫步道13年
“生命禁区”里的求生“智慧”

影视图片

盘点另类邪神手办
王俊凯高颜值室友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