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民生
搜 索
【最美林草故事】生态卫士 兴安哨兵
2019-08-22 14:36: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编者按——  

  壮丽七十年,龙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辉煌成就。奋斗新时代,在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龙江发展征程中,涌现出了许多长期坚守在生态保护与修复第一线、无私奉献、事迹感人的无名英雄,为构筑祖国北疆生态安全屏障作出了突出贡献。为充分展示林草人美在奋斗、美在敬业、美在奉献的风采,激发公众关注和参与生态保护与生态建设的热情,东北网与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黑龙江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共同推出“最美林草故事”系列报道,让我们一起寻找、聆听和感悟这些守护绿色梦想的感人故事,一起倡导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科学理念和发展方式,一起为龙江生态强省建设助力加油!

  本期人物: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林业局江边管护区森林防火瞭望员代勇昌

  在杳无人烟的兴安深处,有一群不为人知的护林人,他们被称为“大森林的哨兵”的森林防火瞭望员,80后的森林防火瞭望员代勇昌,与森林为伴,与大山相守,用7年的执着坚守,守护着美丽中国的绿水青山。

  如果说大兴安岭是高寒禁区,那瞭望塔就是这禁区里最与世隔绝的存在。2005年6月,代勇昌毕业于大兴安岭职业学院林管系森林工程技术专业, 2012年夏天,新塔建成,刚刚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代勇昌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爬上爬下是代勇昌每天最”熟练“的动作。

  莽莽兴安八万里,巍巍高塔锁千山。每年的春防和秋防都是大兴安岭防火最紧要的时期,他要在山里工作将近8个月的时间,每天重复着上塔瞭望、下塔休息的枯燥生活。春秋季节刮7、8级的大风,吹的人塔上站都站不稳,冷风透过棉衣渗入骨髓,他落下了风湿、关节炎和腰间盘突出等顽疾。夏天山里的蚊虫数量多个头大,飞的也特别高,站在20多米高的塔上都能被小咬“围攻”,塔上站一会身上就会被咬好多包,奇痒难忍。守塔生活非常艰苦,住的是彩钢房,睡觉的床是临时用木板搭的,行李垫的再厚也抵不住湿气的侵袭,赶上阴雨天只能躺在潮湿的床铺上睡觉。炉子是大铁箱炉,炉火一灭屋里就冰冷冰冷的。房子密封不好,下雨天经常往屋里渗水,屋里十分潮湿。设备也很简陋,塔上只有一块太阳能板和电瓶维持手机充电,晚上只能用蜡烛照明。与他长期做伴的是老鼠、草爬子和蛇,这些小东西,时不时的去他屋子里溜达一圈。一次他睡觉前突然觉得肚子一疼,起来一看,一只草爬子叮在了他的身上,吓出了一身冷汗。吃的食物只能依靠单位车送,有一次单位给他送了几块豆腐,他把豆腐埋在雪堆里盖上,第二天早上出去一看,豆腐只剩下一半,另一半已被小动物啃没了。

代勇昌在瞭望塔上工作。

  守塔艰苦又孤独。一个人在深山老林时里工作生活,特别想家,刚上瞭望塔工作时,他经常把头蒙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电话是和家人联系的唯一寄托,每当想家的时候,他就爬到高高的瞭望塔上给妈妈打电话,他的母亲腿上做过手术,走路不方便,为了不让他担心,母亲每次都说没事、没事。妻子每次打电话都问他哪天回来,他都说用不了几天就会回去,但是这“用不了几天”就等同于遥遥无期。

  正是因为这份责任,在从事森防工作的7年里,代勇昌把最美的青春年华无私地奉献给了了他守护着这片莽莽青山巍巍森林,履行着一名林业工人的神圣使命;用满腔热血书写着绿海守望的诗篇,成就着美丽中国的梦想。他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坚守创造了奇迹和精彩,也用奉献赢得了荣誉和喝彩。

记录每天工作情况。(图片均由黑龙江省林草局提供)

  2012年的夏天,他在工作岗位上挥笔写下庄严的入党申请,2015年3月,他成为了一名正式党员。 2016年他荣获“加林局优秀共产党员”,2019年他又荣获了黑龙江省第21届青年五四奖章和大兴安岭地区青年五四奖章两项殊荣,并作为大兴安岭地区唯一的代表参加了4月30日在哈尔滨举行的黑龙江省各界青年学习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精神座谈会,在会上他作为5位青年代表之一在做了发言。

  青山依旧在,护林代代传。2013年春,管护区领导考虑他一个人守塔太辛苦,就给他安排了一个新搭档,为了让新人尽快熟悉业务,他经常利用休息时间,以模拟实战的方式向新同志讲解瞭望常识,让他们尽快熟悉各单位和瞭望塔的呼号。白天带领新人上塔瞭望,熟悉周围农情和社情,教新人掌握瞭望技巧和设备的使用,把自己的工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青同志。在工作之余,代勇昌用写作来充实自己。他的原创诗歌《我爱这绿色的北疆》还被刊登在大兴安岭日报和呼中区政府网网站上,他的作品多次在地区和林业局获奖。他还是一名公益志愿者,利用冬天休假的时间为敬老院老人包饺子、走访慰问留守儿童,参加大病众筹等公益活动。

  代勇昌用坚守、奉献和执着,换来了森林的葱郁,生态的安全,守护着美丽中国的绿水青山。(记者:刘嘉)

责任编辑:杨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