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民生
搜 索
【最美林草故事】“甄傻”治沙
2019-09-10 09:19:32 来源:东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编者按——

  壮丽七十年,龙江经济社会发展取得辉煌成就。奋斗新时代,在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龙江发展征程中,涌现出了许多长期坚守在生态保护与修复第一线、无私奉献、事迹感人的无名英雄,为构筑祖国北疆生态安全屏障作出了突出贡献。为充分展示林草人美在奋斗、美在敬业、美在奉献的风采,激发公众关注和参与生态保护与生态建设的热情,东北网与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黑龙江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共同推出“最美林草故事”系列报道,让我们一起寻找、聆听和感悟这些守护绿色梦想的感人故事,一起倡导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科学理念和发展方式,一起为龙江生态强省建设助力加油!

  【最美林草故事】“甄傻”治沙

  本期人物齐齐哈尔市新中林场场长甄殿举

  甄殿举,男,1958年生,大学学历,中共党员,经济师,现任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新中林场场长,曾任齐齐哈尔市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市农林委委员。15年来,他硬是在9万多亩黄沙上,种活了600万棵树。黄沙漫漫、寸草不生的荒岛,成了草木葳蕤、生机盎然的绿洲。

   沙患

  齐齐哈尔,达斡尔语意为“天然牧场”。嫩江自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奔腾而来,蜿蜒流淌千百年,携沙裹泥,在齐齐哈尔城区西南侧堆积出一个9.8万亩的江心岛。

  老辈人说,江心岛原本生态宜人、水草丰茂,各种禽鸟栖息,野鹿、狍子撒欢。新中国成立之初,国营新中畜牧场就设在岛上。后来,由于过度养殖、沙石采挖,江心岛的树越来越少,沙越来越多。经年累月,沙丘遍布、禽散鸟飞,美丽的生态岛成了了无生机的荒原。

  每至春季风沙天,西北狂风长驱直入,卷起漫漫黄沙。风沙打得脸生疼,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很多人家都要备好多条围巾,将脸、鼻、口、耳完全蒙住,就留一“窍”眼睛,才敢出门。

考察岛上土质情况。

一年四季,雷打不动地研究种树。

   不甘

  2001年,岛上的国营新中畜牧场经营不善,需要找人接手。

  这,可是个烫手的山芋:近300名职工的工龄要买断,此前欠下的债务要理顺。唯一的资源,就是岛上6000多公顷土地的经营权。

  “英雄榜”贴出,无人敢揭。

  此时,做生意多年的甄殿举得到消息,拿出多年的积蓄,承包下新中畜牧场。由于前两年在外忙生意,“心大”的甄殿举,甚至都没上岛瞅一眼。

  看到这片了无生机的荒原,在悔恨之余,寻思来、寻思去,老甄心一横、脚一跺,作出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种树!治沙!

  不顾妻子和朋友的劝阻,老甄铁了心,“就是要和黄沙斗一斗!”

  种树

  开始,老甄以为:种树,不就是刨个坑,栽棵苗,能有多难?

  放下手上的生意,老甄一门心思扑在了岛上。妻子癌症晚期去世,丧妻之痛,痛何如哉!可时节不等人,办完丧事才3天,老甄就擦干眼泪,把子女送到妹妹家,回到了岛上。

  老甄种树、治沙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鹤城。在市几大班子带领机关干部、部队3000多名官兵、哈尔滨铁路局齐齐哈尔站的职工及热心市民的共同努力下,经半个月大会战,300万株树苗栽下了。可是,20多天后,本该冒出新芽的树苗,七八成都蔫头耷脑,成了柴火棍。

  事非经过不知难。

  经此一役,老甄才发现:在这沙岛上种树,是真难!

  风沙大。刚把树苗栽下,沙尘暴一起,都给糟蹋没了。沙土干旱,吸水力强,浇下去的水到不了根。

  时节紧。齐齐哈尔纬度高,每年只有4月中下旬到5月上旬适宜种树,满打满算不到30天。又要赶进度,又要保质量,都想兼顾到,难!

  交通难。江心岛四面环水,运树苗、运工具都得靠摆渡船;岛上没有路,不是沙包,就是沙坑,车辆常常趴窝。

  专家说:在江心岛的沙土地里种一棵树,要比在岛外的黑土地上种10棵树都要难。

  老甄感叹:“在沙岛上种活一棵树,不比养活一个孩子容易啊!”

  克难

  老甄吸取了失败的教训,一边干,一边看,一边学。向专家讨教,到外地取经。门外汉,慢慢成了土专家。

  “什么地种什么树,得有讲究,这叫‘适地适树’。咱江心岛的水情土质,适合种小黑杨。”

  “等小黑杨起来了,固定了沙土、改善了土壤,才能考虑其他树种,这叫‘先锋树’。”

  “交人交心,浇树浇根。沙土干旱,树栽好后,得用钢钎在四周插几个眼儿,再浇水。这样,水就能到根了。这叫‘插钎法’。”

  种树,老甄不惜财。

  树,栽一年不活;第二年就补栽,死多少,补多少;第三年,成活率还不高,继续补栽。

  树苗、人工,浇水、管护,都得砸钱。第一年,700多万元;第二年,900多万元;第三年,500多万元……

  为了方便浇水,老甄在岛上打井180眼,仅此一项就投资200多万元。

  对自己,却不讲吃不讲穿。大葱蘸大酱,咸菜就馒头,就是一顿饭。

  种树,老甄不惜命。

  2004年3月27日,老甄拉着一车树苗往岛上运。为了赶进度,硬是把车开上即将开江的江面上,冰面破裂,车掉进了江里,江水很快淹过胸口。羽绒服浸透,冰冷刺骨。老甄手脚并用,才从车窗爬出来。

  回到岸上,老甄冻得嘴唇发紫,牙直打颤。回头望,车已不见踪影,树苗漂散江面。

  2005年的一天,种树的大部队走了,老甄继续留下来打扫战场,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多。老甄真是累了,找了个沙包,就靠了上去,谁知这一躺,就躺到了凌晨3点多。睁眼一看,沙已经埋到脖子。“再晚醒一点,估计就给沙子埋那儿了。”

  另一次,他刚做完痔疮手术,就拄着拐杖、歪着屁股上了岛。走路不方便,他就举着望远镜,打电话指挥种树。

  员工说:“不怕甄总看,就怕甄总站。”

  种树、浇树,论株算钱。有的人瞎糊弄,一桶水本来只能浇一株,他浇六七株;树坑要挖够六七十厘米,他挖一半就种上。好说话的老甄,在这事上绝不含糊,发现一个“修理”一个。

  春天,雷打不动抢季植树;夏天,风雨无阻浇水施肥;秋天,风餐露宿除草打杈;冬天,顶风冒雪处处巡看。

  护绿

  种满了树,治住了沙,老甄还要护住这片绿。

  2011年8月30日,一伙不法分子在江岸采沙,岛岸被大面积掏空、坍塌,几十亩植被被江水冲走。

  老甄见了,又气愤又心痛,不顾一切冲上去,赶走了采沙者。

  傍晚,采沙者纠集了6车人堵在渡口,手持棍棒将回家的老甄一阵暴打。

  脑袋肿得像西瓜一样大,左腿断了一根骨头,老甄足足住了20天院。

  一报案,打人者慌了,拎着几万元钱来求情。

  抬手把钱挡开,老甄对来者说:“小伙子,我不要你的钱,也可以放你一马。”

  打人者,愣住了。

  “只要你们再也别来岛边采沙了。”老甄说,“我要的是我的树啊!以前,咱这风沙多大啊?现在还有吗?就是因为有树啊。我为啥和你们急,你知道栽活一棵树有多难吗?”

  打人者满脸羞愧地离开。

  岛上有上千座老坟,每逢清明,都有大批人前来祭奠扫墓。火灾时有发生。

  老甄挨家挨户磨嘴皮、赔笑脸,好话说尽、脚趾磨破,硬是顶住各种压力,在政府支持下,将1228个坟头全部迁出。

  除了危险,还有诱惑。

  近几年,有好几拨人找上岛,要和老甄谈合作、搞开发,一名上海的开发商甚至向老甄开价10个亿,要流转江心岛的经营权,都被拒在门外。

  这本大账,老甄盘算得清:树,是江心岛的命;绿,是江心岛的魂。没有了这片树,没有了这片绿,江心岛就没有今天,更没有明天。

  因为过去多年非法挖沙,岛上上千个沙坑星罗棋布,像一道道伤疤。

  2012年,老甄开始填坑造田。100多台大型机械,60多万立方米黑土,6000多万元投资,老甄苦干3年,硬生生在岛上造出了万亩水田。田成方,沟成渠,路成网。秋风起时,稻浪金黄。

  2013年,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把江心岛“泡”了整整39天,让老甄损失惨重。但大水也滋润了沙土,岛上湿地面积日益扩大,高出水面的草墩如碧珠散落。注水、清淤、建设,在省、市、区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2014年国家林业部门批准成立齐齐哈尔江心岛国家湿地公园。

  “恢复了湿地功能,江心岛才真正是齐齐哈尔的肾和肺呀。”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孙珅感慨地说。

  守好绿水青山,黄沙淘出黄金。

  5000多亩有机药材基地建成,黄芪、防风、板蓝根、甘草等落户岛上;近亿只林蛙,在树下的草丛安了家;500座蔬菜大棚,为城市提供着绿色果蔬……一个集观光、康养、采摘、种植于一体的生态宝岛正在崛起。

  不过,时至今日,江心岛的投入与产出比,仍是一个巨大的负数,但老甄一点也不着急。

  “甄傻”不傻,治沙致福。他明白:“只要有了生态,江心岛就有了希望。”更何况,这福,不仅仅是他甄殿举一个人的福,更是500多万齐齐哈尔人的福。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老甄说,他有空就琢磨这段话,越琢磨越有味道。(记者刘嘉)

责任编辑:杨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