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真情时刻
搜 索
妻子护理植物人丈夫3年瘦了30斤
2019-05-20 10:25:55 来源:生活报  作者:徐日明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杨迪和丈夫在一起

  生活报5月20日讯 在黑龙江省康复医院重度脑损伤科的病房里,一个浓妆的年轻女子给躺在床上的男人喂着饭,不时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着他发出的含糊声音,再不时抱着他的脸亲一下。“赵赵,吃个柿子,你不吃我可就吃了呀。”说着,女子把西红柿咬开一个口儿,将柿子汁挤进男人的口中。这个男人叫赵凯,今年38岁,2016年9月,他因受伤成了植物人,已经在这里躺了快30个月了。而女子就是他30岁的妻子杨迪,因为日夜守在丈夫病床前,她的面色苍白,每天要靠浓妆保持自信美丽的样子,她想让丈夫能看到最美的自己。

  跳进酒窖救人他再也没醒过来

  19日,记者来到赵凯的病房时看到,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异味儿,赵凯的被褥干净平整,身下的小毯子柔软舒服。赵凯的妻子杨迪和55岁的岳母齐曼正守护在他病床边。

  齐曼告诉记者,赵凯原本在一家酒厂工作,2016年9月,赵凯的一个工友掉进了酒窖里,当时在场的赵凯和另一个工友立即跳下去救人,工友获救了,赵凯这个身高1米8的汉子却遭受重症脑损伤,陷入了深度昏迷。赵凯先是在家乡齐齐哈尔治了两个月,后来又被辗转送到位于哈尔滨的省康复医院。经过治疗,赵凯能睁开眼睛、流出眼泪了。医生说,他的情感已经开始复苏了,促醒是很有希望的。

  丈夫的情感复苏和医生的鼓励,让杨迪充满了希望。她在网上学着护理的知识,每天精心为丈夫做护理,期待着丈夫有一天能说出话来,能站起来和她一起生活。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无论妻子如何呼唤和精心护理,赵凯的口中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三年来患病丈夫没瘦护理的妻子瘦了30斤

  记者注意到,杨迪的脸上浓妆艳抹,似乎显得不够“贤惠”。杨迪看出记者的疑惑,问道:“大哥,你觉得我脸上的妆太重了,对吗?不瞒你说,我每天都会认真化妆,因为如果没有这妆的掩盖,我的面色已经没法儿看了。我觉得,赵凯能看见我,我想让他看到最漂亮的妻子。”齐曼拿出女儿以前的照片,照片里杨迪是一个胖胖的女孩,“这三年,我女儿瘦了30斤。”

  赵凯的妈妈瘫痪在床,爸爸照顾她,两人来的次数有限。自2016年9月起,齐曼就兑掉自己家里的饭店,杨迪辞去超市收银的工作,两人一起照顾赵凯。杨迪说,为了不得褥疮,深度昏迷的病人最多两个小时就要翻一次身,她和母亲一起努力,每次翻个身要花半个多小时。

  在赵凯床单下,记者看到厚厚一叠褯子。“我是赵凯的丈母娘,也算是他妈。现在他大小便还没有意识,我就用这些褯子帮他接着,帮他擦。”齐曼说,“小凯是个好孩子,现在放弃他,他就没有活路了,我舍不得这孩子。”

  为了帮助丈夫复苏意识,杨迪每天都一边给丈夫按摩,一边和他说话,讲自己的心事。因为长时间的生活不规律,杨迪被查出了代谢综合症,身体快速消瘦下来,面色也日渐苍白,杨迪说:“为了他,这样也是值得的。”

  天天“摇”到步数第一让大家看到丈夫照片

  “我女儿还年轻,我一直在劝她。她可以把小凯交给我来照顾,她自己再寻找一段感情,就算不能,也要出去找一份工作。记者同志,你能帮我劝劝她吗?她才30岁,这一辈子难道就这么过了?”齐曼对记者说。听母亲说起这个,杨迪敛起笑容,将头转向赵凯的一侧,冷冷地扔出一句:“不用劝,谁劝也没用,我没想过将来。”

  “你看,这是我们俩以前的相片,我老公是不是很帅?”杨迪翻出以前两个人的合影,“我们认识快十年了,到6月9日,我们领结婚证就九年了。前七年,他就像宠孩子一样宠我。在单位不顺心了,我回家就和他吵,他会帮我出主意,带我出去散心。一直接送我上下班,我在单位不舒服了他就会送药给我。明天又是5月20日,是我们的第十个‘520’,我怎么能放弃呢?”

  杨迪打开自己的微信,封面就是赵凯骑着自行车的照片。杨迪说,她买了一个摇步器,每天能摇将近五万步。“不为别的,就为占领所有朋友的手机步数封面,让大家都看到赵凯健康时的样子。”记者采访期间,杨迪不断地给赵凯喂着水、喂西红柿汁,不停地和他说着话。

  准备打工上夜班实在放不下丈夫

  “对于这个年轻的妻子,我们很敬佩。”黑龙江省康复医院重症脑损伤科主任王德生告诉记者,赵凯恢复的可能性并不大了,就算是医疗水平突破,他已经将近三年没说话走路了,要完成这些也是难上加难。杨迪知道这些,仍然愿意付出,医护人员都觉得她是一个可敬的妻子。

  趁齐曼不在场的时候,记者再次问及将来,杨迪说出自己的打算,她打算去找一份工作,来补贴两个人的生活。丈夫的护理和治疗主要集中在早晨到下午两点,此外的时间,就是给他吃饭、拍背了,这些妈妈做得来,她就去打工上夜班。杨迪说:“他站起来行走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我只求他能和我交流,哪怕不能说话,只要我说的话他能懂就行。我们曾经那么幸福,我实在放不下他,虽然已经这么久了,但是我相信,一切会好的。”

责任编辑:杨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