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经济·旅游  >  旅游
搜 索
“探秘嫩江源”系列报道之八:寻找那些不能忘记的风景
2017-08-20 14:58: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许诺 王忠岩 陈显春 霍枭涵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东北网8月20日讯(记者许诺 王忠岩 陈显春 霍枭涵)在嫩江源头,邂逅大美松岭。来到大兴安岭腹地松岭区,绿色的南瓮河万亩水面,烟波浩渺,景色宜人;拥有红色精神的抗联烈士纪念碑,庄严肃立在广场中央;昔日贮木场忙碌的胜景虽已不在,但曾经千百个日日夜夜,两轮寒暑交替,尘埃化为山上的黄叶,融入了茫茫林海;蓝色的彩旗飘扬在大鲜卑祖源风情园,红绿黄蓝,多姿多彩的松岭和曾经在松岭生活过的人们一道留下了一片诗情,更有那些令人久久怀念的美好。

  松岭之晨。 刘万明 摄

  壮志林场位于松岭区境西北端,沿着加漠公路驱车而上,沿石路绕山38公里,就来到了劲松镇壮志林场。老一代林场人用青春和汗水,将群山培育成绿水青山。

  在壮志林场街头转角处的一家杂货店,今年已78岁的老伐木工人王树岭在门口热情迎接记者到来。他不到20岁就来到了大兴安岭,是壮志林场大会战的第一批建设队伍的一员。

  “那时国家需要木材量大,晚上点起篝火干,尤其是月亮最足的那几天,几乎是连轴转。”这位曾任汽车队副队长的老林业工人,回忆起当年“会战”情形时仍难掩兴奋,“采伐主要在冬季作业,伐木工人十分辛苦,工作到半夜是常事,出汗多,天气又冷,棉裤冻透了脱下后都能立住。”

  王树岭说,大兴安岭最苦的就是开始这几年。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住宿就住帐篷,渴了就吃口雪。但王树岭说,大家并不觉得累,也不说苦。回想起当年的伐木场景,王树岭从床上蹒跚而起,蹲在地下做起伐木动作,详细讲起了整个木材的运输过程。

  慢慢的,王树岭等老一代林业工人意识到,高强度的采伐使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停止天然林的商业性采伐已势在必行。王树岭放下斧锯憧憬新生活,和家人一起开了杂货店,“不仅年年涨工资,生意也还算不错,比老林子里(砍树)轻松多了。

  航拍停伐后的松岭林业局储木场。

  王树岭带领记者参观了曾经繁盛的贮木场。如果不是一旁的铁轨与龙门吊,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大片荒废的草地曾是壮志林场的贮木场,常年堆积着近千平方米的木材。

  位于松岭区小扬气镇的大鲜卑祖源风情文化产业园,坐落在鲜卑祖居地嫩江源头多布库尔河畔。园区内有鲜卑祭天坛遗址,祭典台、大典台、鹿苑、狩猎互动区、鲜卑文化博物馆、鲜卑聚居地及历史展示区、鲜卑文化研究传播基地等。这里被称作是“探秘大鲜卑文化的‘集散地’”。

  大鲜卑祖源风情文化产业园内刻着“大龙泽”的圆型巨石。东北网记者 霍枭涵 摄

  初入大鲜卑祖源风情文化园区,一块圆型巨石刻着“大龙泽”三字,刻着“摹临鲜卑岩画神浑苍穹,引魏书‘南迁大泽’句,得此‘大龙泽’”字迹。巨石被鄂伦春风情的彩旗缠绕,给人们很大的想象空间,通过佐证史料,巨石上的“大”是模仿松岭岩画中的人物图案而成。

  广袤的大兴安岭松岭湿地。东北网记者 霍枭涵 摄

  醉湿观景平台在园区北部,放眼望去,多布库尔流域的九曲十八弯魅力尽收眼底;龙脊山的岩石奇峻,像一条盘延欲飞的巨龙;散放的176只梅花鹿与马鹿在林海中游走。

  站在园区东侧起伏丘陵上,可观赏南部广袤的湿地,曲折弯延的小溪静静在林间流淌。鲜卑人搭建房屋的复刻、岩画的神秘、石林的幽深雅静、河流的冰清玉洁一一展示出来。丛林间的湿地将四维空间概念融合风光之中,随处可见彩旗飘扬,萨满的鼓声、铃声一次次呼唤古老的故事。

  松岭区多布库尔河秋色。 刘万明 摄

  松岭区还有让人难忘的红色风景和红色记忆。在小扬气镇多布库尔河右岸的广场上,抗联烈士纪念碑树立在广场中央,碑身为八面体,正面镌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烈士纪念碑”,背面镌刻着烈士英名。石膏雕刻抗联将士英勇杀敌的场面,记载着1941年夏至1942年春,这支部队在大兴安岭南麓给日军以沉重打击的战迹。

  嫩江源头行走,瞻仰着纪念碑的碑文,感受着大兴安岭这片土地上,东北抗日联军为了民族解放独立浴血奋战的光辉历史。重温党的誓词,一段可歌可泣、鲜血铸就的东北抗联史足以震撼心灵。

  南瓮河湿地星辰。 刘万明 摄

  位于大兴安岭松岭区境内东北方向,是国内唯一一个寒温带岛状林湿地,内有南瓮河、南阳河、二根河、砍都河、库尔库河等12条大小河流,是嫩江源头的核心区域。

  摄影爱好者在南瓮河湿地合影。

  大兴安岭松岭南瓮河湿地局部景观。张岭 摄

  1973年建成的壮志林场三用堂,承载了老松岭人的记忆,如今,二层小楼上“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依然带着那个年代的气息。“我小时候在这里看电影两毛钱一张票,有时候逃票,和小朋友们偷偷的跑进去。”55岁的张秋梅看到这个建筑勾起她浓浓的回忆。

  放眼眺望,林海焕发出往日的青春。如今的松岭区,已驶上了转型发展的快车道。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彭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