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稀罕事儿
搜 索
花甲之年or三十而立 晒照18岁冰城各年代人集体致青春
2018-01-14 08:14:22 来源:生活报  作者:王晓晨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生活报1月14日讯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2018年朋友圈最火的内容是晒“18岁照片”。那些平时拿着保温杯,张口闭口不离枸杞与养生的亲朋好友,齐刷刷晒起了自己的18岁旧照。不论是花甲之年怀念芳华岁月,还是三十而立追忆青春旧时光,那些或意气风发,或满脸青涩的“18岁照片”一下勾起了大家围观的热情,也让2018年平添了几分怀旧的味道。日前,生活报记者采访了几位不同年龄段的读者,和他们一起聊聊那些别具年代感的18岁记忆。

  50后: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挣32元还邮回10元补贴家

  1950年出生的井春生,18岁那年正赶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1968年10月5日,在亲友和同学们的欢送声中,他来到了绥棱农场,在那里一待就是八年。井春生说,他下乡前是哈尔滨市第八中学的学生,从来没干过农活儿。在农场第一次参加拔草劳动,他误将地里的幼苗当杂草拔掉,受到批评。那时他才知道杂草是白根、扁形的,而谷子是红根、圆形的。井春生第一次拿锄头铲地,由于不懂要领,一上午下来,手被磨出了血泡,火辣辣地疼。第一次用镰刀,不小心把腿上划出个大口子,直到现在还留下一道疤痕……慢慢地,他适应了农村的艰苦环境,还练就了一手过硬的镰刀本领。

  井春生作为家中的老大,他要帮父母分担养家的重担。在农场,每月挣32元,井春生会邮回家10元,贴补家用。1975年,井春生返城回到哈尔滨进了工厂。错过了读大学的机会,这成为井春生的遗憾,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通过自考取得了大专文凭。退休后,闲不住的他,还利用在农场学的木工活儿,帮朋友打家具,喜爱文学的他,已是省楹联协会会员,生活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60后:

  为买块上海手表打一年零工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自行车、手表等商品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1978年全国高考录取率不足7%,高考失利后,18岁的修伟良,来不及伤心就开始为能有块上海牌手表的梦想而打拼。

  “高中时,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就戴上手表了,这让所有的同学羡慕不已。”当时,修伟良相中了一款上海牌手表,售价是125元钱。修伟良知道想要手表只能靠自己。这时,有位亲戚告诉他,哈尔滨一家大饭店招临时工。面试时,招工的人让他做个自我介绍,结果性格内向、腼腆的修伟良害羞地憋得脸通红,说不出一句话。一些学历不及他,但善于表达的人都被录取了,他却被刷下来了。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当天晚上他趴在床上哭了一夜。

  为了攒到买上海牌手表的钱,他四处打零工,抡大锤、挖地沟、运垃圾,早出晚归,别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他都干。“有时候,累得连口饭都不想吃。”即使这样,他也要趴在床上拿出兜里的纸条儿看上几眼。原来,招工失利后,他分析了自己的弱点, “我写、算都行,就是性格太内向,没有自信。”于是,他给自己下了个指标:每天背五个成语,或两句有文采的句子,并把好词好句摘抄在纸条儿上,没事就拿出来念。一年后,那家大饭店再次招临时工时,他已经不再那样不知所措了,并如愿被录取。

  参加工作前,修伟良拿出打零工的积蓄,买了向往已久的上海牌手表,那块手表,他整整戴了15年。而他兜里装纸条儿、练口才的习惯一直没有丢掉,后来他还开办了口才学校。

  70后:

  高考前母亲车祸去世假期打工挣学费

  1997年春节过后,18岁张艳凤正准备高考,父亲母亲去乡下参加亲戚的婚礼。因雪后路滑,他们乘坐的小客车翻车,张艳凤的母亲当场死亡,父亲受重伤,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瞬间支离破碎。

  18岁的张艳凤带着15岁妹妹支撑起这个家。姐妹俩白天在学校上课,放学后照顾重伤在床的父亲。

  高考时,成绩优异的张艳凤选择了学费较低的师范学校。暑假为了分担父亲的医药费以及自己的学费,她应聘到一个中小型的肉类深加工企业做假期合同工人。一个月后,当她用满是伤痕的双手接过用自己劳动换来的第一个月工资800元的时候,心里满是喜悦……

  大学毕业后,张艳凤来到哈尔滨市一家大型药企。如今,她利用业余时间建立了户外运动群。她说自己的母亲去世的早,看到阿姨们能快乐地出游,心里无比快乐。

  80后:

  和伙伴游金字塔遭遇“宰客”机智脱险

  2002年,18岁的凌明照到乌克兰留学。因为距离开学有一段时间,凌明照和一个来自湖南的中国留学生去土耳其和埃及旅游。

  两个男孩到埃及的金字塔旅游时,遇到了麻烦。他们乘坐旅行社的大巴车来到金字塔景点。下车没走几步,他们就被两个拉着骆驼的人推到骆驼身上, “我当时就想,他们肯定是要钱的。”凌明照说。果然,其中一个人把他们的数码相机拿走了,说要给他们照相,骑行了三五十米,拍了两三张照片,就强行收费,不给钱就不还相机。 “这是宰客啊!”凌明照和伙伴跟他们用英语吵起来了……结果这时又围过来四个当地人,凌明照有些紧张,但看见不远处有警察巡逻,他立刻抢回相机,拽着朋友,往警察方向跑。回到旅游大巴车上,导游说他们的做法很危险,他们原本花点小费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没有警察,他们很容易吃亏。 “年轻嘛,就是不能忍受被欺负,好在我们反应还算机敏。”凌明照有些后怕地回忆道。这次经历,让他见识到成人社会的复杂,也明白了解决问题的方式绝不应是莽撞地对抗。大学毕业后,凌明照回到家乡哈尔滨做生意,找了一位在哈尔滨学习的俄罗斯姑娘做妻子。

  晒“18岁照片”,大家心心念念的不止是那段旧时光,还有一段段难忘的记忆。有人说青春犹如方糖,有棱角,易碎,荒唐而又甜蜜。然而18岁那年的经历注定铭记他们的成长。

  本版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王艳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