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真情时刻
搜 索
冰城援非医生王景波载誉回哈 一年瘦30斤晒黑好几个色号
2018-08-07 11:14:06 来源:生活报  作者:徐日明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生活报8月7日讯 5日,哈尔滨市儿童医院援非医生王景波离开了八个月不下一滴雨、毒蛇和蜥蜴经常出没的非洲毛里塔尼亚基法市回到了哈尔滨。王景波38岁,是儿童医院的一名骨外科医生,一年的时间,他的脸晒黑了,瘦了30斤,换来了胸前一枚金色勋章,那是毛里塔尼亚总理亲授的国家一级荣誉勋章。

  一年吃360多顿大头菜当地医生还愿意来蹭饭

  “景波,今天中午留在医院吃饭吧?我看了食堂的菜谱,有大头菜……”6日11时许,当王景波听完同事的话后一脸无奈:“千万别跟我提大头菜,援助毛里塔尼亚一年,我吃了360多顿大头菜,除了国庆和春节,几乎每天都有大头菜。”

  在长达八个月的旱季里,基法的沙地上只有大头菜、洋葱和土豆能生长,如果还想吃其他的蔬菜或水果,就只能开着车穿过沙漠,到首都努瓦克肖特去买。同时,因为草料非常少,当地的牛羊都瘦得可怜,即使是改善伙食的时候,通常也没有多少肉可以吃,所以大头菜成了每餐必上的蔬菜。“中国医生们的伙食还算好的,当地医生都愿意蹭我们的饭呢。”王景波说。

  在基法,因摔伤而骨折的孩子不少。在刚到基法不久,一个名叫莫利(音译)的男孩骑骆驼外出时,从骆驼背上摔了下来,双前臂骨折,看样子这孩子的双手没对自己进行一丝保护,双手是直接折断的。当看到孩子的打扮时,王景波有了解释,因为当地人都穿大袍,这样虽然凉快些,但手脚活动也受限制,一旦从树上或是牲畜身上摔下来,手脚来不及平衡,有相当一部分都会骨折。

  “服装的限制只能是一部分,在基法经常有骑着牲畜摔伤的孩子,有的孩子即使是骑在毛驴身上摔下来,也会骨折。长时间不吃蔬菜和水果,让这些非洲孩子虽然看起来结实,但却因为缺乏维生素导致体质并不是很好,相对于同年龄的中国孩子,他们更容易感冒或是骨折。同时,这也让孩子们严重贫血,一些孩子患有不同程度的夜盲症。”

  暴雨中大树折断挡住门医生们翻墙出急诊

  “中国已经对毛里塔尼亚提供了50年的医疗援助,在基法人心中,中国医生非常可靠,是在任何条件下都可以挽救他们生命的。因此,他们在夜里的急诊,都会找中国医疗队。”王景波说。这也苦了中国医疗队的医生们,在援非的一年中,没睡过几个安稳觉。

  九月是基法的雨季,这时候的雨非常大,而且好多天都不会停,沙漠中的树木和食草动物所吃的草,都要在这个时间生长。同时,这个时候也是蚊虫肆虐的时候,出门蚊子多得撞脸,一直生活在医院后院的那只一米多长的蜥蜴变得更加活跃;因为雨季的原因,苍蝇多得吓人,当地人没有打苍蝇或是驱赶苍蝇的习惯,因此患儿腹泻每天都在发生;另外,雨季也是疟疾横行的时候,经常有当地人抱着孩子,喊着“巴律地斯”(疟疾)来到中国医疗队的驻地。

  有一天,医生们已经休息,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暴雨把一户居民的帐篷吹倒了,有人受伤。当地的帐篷都是用木材支起来的,木材借着风力,将一个当地人的腿砸断了。医生们立即披好雨衣准备冒雨出发,可到门口他们傻眼了,驻地门前的树也被暴雨吹断了,树挡在门前,门打不开了。“跳墙吧?”这时候,一名医生的一个想法提醒了大家,三名医生跳墙离开了驻地前往医院。

  待患者脱离危险,医生们相互看看,全身都已经湿透,根本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50℃+下出门巡诊是常事当地人都会说“谢谢”

  基法位于沙漠的低洼处,存住了宝贵的水,是这些地下水让基法人存活下来。这里没有冬夏,只有旱季和雨季,在11月到次年6月整整八个月里,这里一滴雨也不下,整天都是烈日当头,最高温能达到50多摄氏度,烈日炙烤着大地,树木都难以生长。而这时动物也会狂躁,孩子们和动物玩时,被踢伤、咬伤或是从骆驼身上摔下来的次数就会比雨季多出一倍。这时王景波整天都会出门巡诊,每天都在重复两句话:“阿拉哈慈巴(你的手能活动吗)?”和“摇夏(疼吗)?”

  有一次,一个叫图瓦(音译)的孩子,因为打驴子,而被激怒的驴子咬伤、踢伤了。孩子的小臂被咬得鲜血淋漓,50多摄氏度的高温中,王景波顶着烈日来到现场,为孩子做了检查。“别小看食草动物,它们的咬合力还是很强的,被食草动物咬过的好多孩子伤得都不轻。”王景波说,经检查,图瓦的运气还不错,只是肌腱断裂,为他做了处置后,图瓦黑黑的大眼睛里终于止住了眼泪,用中国话说:“谢谢”。王景波说,当地人信任中国医生,信任中国药品,也会说很多中国话,比如:“医生、谢谢、红花油……他们都会说得很清楚。”

  当被问及国家一级荣誉勋章时,王景波说,这是哈尔滨市儿童医院援非以来得到的最高荣誉。对比王景波一年前出发前的照片,与现在相差得太多,最明显的就是肤色。王景波说:“刚回到哈尔滨,接机的同事和朋友们说,我已经晒成了一个非洲人。勋章就是无数次在烈日暴晒下出诊、好多次在沙漠里迷路得来的。这不是属于我个人的,是毛里塔尼亚人民对中国医生的肯定。”

责任编辑:王辉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