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稀罕事儿
搜 索
冰城21岁小伙胡岳威:从珠海到冰城暑假万里骑行致青春
2018-09-16 07:45:45 来源:生活报  作者:胡刃 王晓晨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生活报9月16日讯 “当灰烬查封了凝霜的屋檐/当车菊草化作深秋的露水/我用固执的枯藤做成行囊/走向了那布满荆棘的他乡……”7月13日大清早,冰城21岁小伙胡岳威,高声唱起汪峰的歌曲《光明》,骑上新买的自行车开启了回家之路。

在这个暑假,大四的他从珠海独自骑回哈尔滨,历时49天,骑行5025公里,途经粤、闽、浙、苏、皖、鲁、冀、辽、吉、黑10个省,沪、津两个直辖市。一路上遭遇五次台风,自行车爆胎二十多次,大货车贴身而过他连人带车掉进排水沟……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有人怕他中暑带他买药,好心老板把双人间按单人间价格租给他。独自上路,他体会着成长带来的快乐。

去珠海读大学冰城小伙爱上骑行

胡岳威家住哈尔滨市道外区。2015年高考,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他爱好广泛,喜欢运动,在校期间迷恋上了骑行。很快,他利用节假日打短工和社会实践挣来的钱,买了一辆普通自行车,以及头盔、手套等骑行装备。课余时间,胡岳威先是与同学结伴在珠海市区内骑行,后来一有空闲就参加各种骑行活动,曾骑自行车去过湛江、广西桂林等地,最远还到过湖南岳阳。几年下来,虽然胡岳威的脸和脖子蜕了一层皮,但他乐此不疲。

今年暑假前,胡岳威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能不能骑车回老家哈尔滨呢?”他反复看地图,计算着从珠海到哈尔滨的距离,并悄悄地规划着路线。第一个方案是走106国道到北京,再从北京走102国道回哈尔滨,大约4000多公里;第二个方案是走海岸线,先到上海,再从上海经南京、天津到哈尔滨,这样是5000多公里。虽然第二个方案路程要长些,可胡岳威一直喜欢看海洋方面的书,“如果沿海岸线走,就能更多地了解大海了。”胡岳威认定了第二个方案。

当胡岳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后,立刻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但胡岳威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其实在一年前就有了从学校骑回哈尔滨的想法,而且也做了一些准备。我现在读大四了,错过这次机会,恐怕就再没机会了。”父母发现孩子决心已下,也只能默许了。

暑假临近时,父母给胡岳威打了一些钱,让他换了一辆功能较好的新自行车,并再三嘱咐“路上一定小心,要是骑不动,就坐火车回来”。

暑假骑车回哈尔滨一路上困难重重多次遇险

7月12日,胡岳威考完了本学年的最后一门功课,一切准备就绪。当天晚上,他在微信中兴奋地写道:“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天,这不仅仅是一次旅行,更是自己的蜕变之路!”7月13日大清早,在激动和兴奋中,胡岳威开启了自己的骑行回家之路。

很快,胡岳威就遭遇了下马威:南方的正午,太阳特别毒,最高气温将近四十摄氏度,就像在大火炉里骑行一样;下午,太阳刚走,乌云就来了,一会儿大雨倾盆,一会儿细雨绵绵。本来第一天他的骑行目标是180公里,可当天只骑了130公里。

美丽的风景总与危险同在。归家路上,暴晒、大雨对胡岳威来说都不算什么,因为还有意想不到的危险。胡岳威来到福建省泉州市时,在市郊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骑行,沿途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在走过一个下坡时,身后突然传来刺耳的大货车喇叭声,胡岳威立刻向右靠,自行车的两个轮胎离开柏油路到了路基边缘,可后面的喇叭声仍响个不停。胡岳威稍一迟疑,大货车紧贴着胡岳威的身旁呼啸而过,胡岳威连人带车一下子掉进了排水沟。排水沟近一米深,里面都是碎石,幸亏戴着头盔,才没碰到头,捡了一条性命。当天晚上,胡岳威住进了旅馆,洗澡时他发现,自己的右腿有半个巴掌大的淤青。

骑行一段时间后,爆胎的情况越来越多。一天,胡岳威骑行进入枣庄界内,前后轮双爆胎,这时台风“摩羯”也追了上来。在内陆,台风风力虽然减轻了许多,可“摩羯”带来的暴雨却把胡岳威拍了个正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几乎没有避雨的地方,胡岳威被淋成了落汤鸡。雨停了,他换上备胎,打开手机导航,继续前行,可是导航又把他导进了田间小路。暴雨后的田间小路,积水有20厘米深,自行车的两个轮子沾满了泥,无法前行,“也不知摔了多少跤,栽了多少跟头”,胡岳威说,遇到“摩羯”是此次骑行中第五次遭遇台风了。

屡遇好心人感受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独自骑行,一路上,胡岳威难免会感到孤独,但当他聊起路上遇到的好心人时,心头却涌起一股暖流。

胡岳威骑行到福建宁德时,天气酷热,不到中午他的水就喝光了。就在胡岳威打算喝“山泉”解渴时,碰到了一位骑友,骑友担心胡岳威喝坏了肚子,就送给他一瓶矿泉水。有了这瓶矿泉水,他坚持骑行了20多公里,这才找到一家小卖部。

一天,胡岳威骑到了浙江宁波的一个小镇。他走进一个家庭旅店,旅店没有单人间。“阿姨看我一个人骑行,把双人间按单人间价格租给了我。接着,这家的老奶奶洗了一盆桃子给我,说我一路上可能舍不得买,送给我吃。我有点儿头疼,这家的姐姐担心我中暑,主动把我带到药店。回来后,阿姨一家人又和我聊天,给我介绍浙江的天气,帮我分析行程……”胡岳威深情地回忆道。第二天,胡岳威离开这家旅店时,老奶奶还给他带了一些桃子。“桃子甜,心更甜。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亲人一样的温暖。”

当骑到无锡市界内时,胡岳威来到一家面馆,老板十分热情,胡岳威在日记中写道:“老板免费给我加了个荷包蛋,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老板说客气什么,相遇就是缘分。”后来,他在南京一家小吃部吃早点时,与一位山东小哥聊了起来。听说胡岳威要从珠海骑行到哈尔滨,山东小哥特别佩服,当即多买了一份煎饼卷韭菜和绿豆汤送给胡岳威,并叮嘱他,天太热,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不要急于赶路。说起这些经历,胡岳威滔滔不绝,他说:“天下的好人就是多。”

8月30日下午5点30分,胡岳威终于回到了哈尔滨,在自家楼下,胡岳威情不自禁地看了一下迈速表,显示“TOTAL 5025KM”“TOTAL 300:50”,翻译过来就是:总计行程5025公里,历时300小时50分。他按响了家里的门铃,爸爸妈妈冲到楼下,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有几次真的想放弃,还好坚持了下来。”在胡岳威看来,这些经历都是他的宝贵财富,“这些让我成长,让我坚强,这次青春的经历让我很有成就感。”胡岳威兴奋地介绍道。

责任编辑:姜继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