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黑龙江省法院  >  法院动态
搜 索
黑龙江法院首起大法官办理执行案件纪实:《破局》
2018-10-11 16:32:19 来源:黑龙江法院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一起特殊的执行案件,一场难以突破的僵局,深夜中调解,大法官办案。黑龙江法院首起,由大法官办理的执行案件纪实《破局》省广播电视台,新闻法治频道《真相》播出。

  这起案件是黑龙江法院第一起由大法官亲自办理的执行案件。其实,为了让这起案件有个圆满的结果,早在几个月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大法官、黑龙江高院党组书记、院长石时态与合议庭成员,已经反反复复、不分昼夜地为双方进行了多次调解。那么,这起案件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让大法官石时态如此重视呢?我们还得先从一处位于哈尔滨市香坊区的楼盘说起。

  【案情简介】2013年,随着哈尔滨城区的向东扩延,大连安华投资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香坊实验农场、哈尔滨建富经贸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作开发位于哈尔滨市香坊区的东鸿艺境项目。但由于一开始香坊实验农场资金方面紧张,导致他们无法支付合同约定中本应他们承担的相关费用。

  【法院判决】香坊实验农场向大连安华公司偿还本金1.29亿元及利息。双方均未上诉。但此后一段时间,香坊实验农场一直未能筹集到资金偿还这笔债务,而大连安华公司急需回笼资金,于是安华公司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为何由大法官办理?

  合议庭为何舍易求难?

  虽然这起案件事实清楚,要强制执行的话,难度并不大,但考虑到案件执行总标的额超过2亿,如果只是简单机械地强制执行,必然会影响双方合作关系甚至香坊农场未来的生存空间,进而影响到黑龙江省的经济发展环境。

  于是,石时态决定担任审判长,与省高院执行一庭庭长、三级高级法官曲巍,副庭长、三级高级法官刘国安组成合议庭,共同办理这起被省委政法委列为挂牌督办的重大执行案件,尽量实现执行和解,但这样一来就大大增加了合议庭成员的工作量。

  由于欠款本金达到了1.29亿,如果按照判决中24%的年利率计算利息,那么作为被执行人,香坊实验农场方面仅要承担的利息就超过了一个亿。所以,香坊实验农场方面强烈表达了对利率的不认可,这也是香坊实验农场方面提出请求在法院主持下进行和解的原因。

  这起案件早在一年前就可以通过强制执行的方式结案。不过当时法院并没有这么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2017年的时候,申请人得到消息被执行人账上到了一笔1.2亿元的款项,非常迫切请求法院冻结。但被执行人说这笔钱是安置回迁户的。经了解,香坊实验农场确确实实将这笔钱用到回迁安置工作中,并向法院提供了相关凭证,申请执行人也理解并认可了法院做法。法院合议庭认为,安置员工是一种生存权,而生存权是一种上位的权利,考虑到这笔钱的特殊用途,就没有采取强制措施。

  再一次暂不执行?

  能否实现合作共赢?

  为了尽快实现申请人权益,查清被执行人的资产情况,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加紧了对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查找工作。2017年7月,东鸿艺境项目引起了合议庭的注意。原来,申请执行人安华公司与被执行人香坊实验农场在合作的东鸿艺境项目上分别占有51%和40%的股份。

  法院决定冻结香坊实验农场在该项目上的股份。冻结股份后,合议庭成员通过实地走访、多方询问,最终了解到,香坊实验农场所持有的40%股份,有着非常可观的分红。所以经过综合考虑,合议庭又一次决定暂不执行。

  从合作共赢的角度出发,申请执行人对法院这一次的暂不执行表示支持。也正如合议庭之前预想的那样,这40%的股份给香坊实验农场带来了巨大的红利。截至2018年初,分红收益已经折抵执行款1.4亿多元。目前,法院冻结的分红款也已经能够偿付剩余的利息及迟延履行金。

  利息该怎么算?

  双方各执一词,协商陷入僵局!

  就在此时,香坊实验农场向法院提出了执行和解的请求,希望对方能免除执行款中的利息部分。按照香坊实验农场的说法,虽然他们欠大连安华公司本金1.29亿,但大连安华公司也没有按期向自己支付项目分红。自己欠款要算利息,对方不按期支付分红也要算利息和违约金。那么,香坊实验农场提出来的方案能得到对方的认可吗?合议庭会给他们怎样的建议呢?

  审判长石时态认为,无论是从保护国有企业生存发展角度考虑、还是从维护黑龙江营商环境角度考虑,办理这起案件,绝不能简单机械地强制执行,而是要尽可能争取执行和解,以实现共赢。

  申请执行人大连安华公司与被执行人香坊实验农场之间有两笔账得算。就这起执行案件来说,被执行人香坊农场欠申请执行人大连安华公司本息大约是2个多亿,而在案外,申请执行人大连安华公司滞留被执行人香坊实验农场的分红款也达到了2个多亿。

  香坊农场的态度是:你给我算利息,我也要跟你算利息。在这两个多亿分红款里,从项目开始盈利到法院冻结期间的那部分,要算利息和违约金也不少,但如果对方在欠款利息上减免,自己就不追究分红的利息和违约金了。

  香坊实验农场表示,如果对方不能在利息上减免,那么自己将就分红方面的问题,另案起诉大连安华公司。审判长石时态预感到,香坊实验农场提出的有可能发生的另一起诉讼,或许就是双方达成和解的突破口。于是合议庭又约谈了大连安华公司。

  安华公司承认,他们确实没有向香坊实验农场支付项目分红,原因是他们用香坊实验农场的分红款直接冲抵了欠款,这样算下来,香坊实验农场要承担的利息不是1.1亿,而是减少到了8100万。

  但香坊实验农场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不过,农场方面还是表示,他们愿意以此作为基础,进行进一步的协商。鉴于双方都开始让步,合议庭决定,在原定于8月20日晚召开的最终和解协调会之前,先为双方组织一次面对面协商。

  协商会在双方合作项目东鸿艺境的销售中心进行。通过交换意见,香坊农场方面感觉到,请求对方全额免除利息似乎不太现实,于是他们提出了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但大连安华公司依然不认可这种方案。协商陷入僵局。

  历经四个小时调解

  会议室掌声响起

  结合双方之间的两起经济纠纷和实际情况,审判长石时态代表合议庭提出了一个比较科学的折中方案。但在这次座谈会上,双方还是没有再作出实质性的让步,在利息减免问题上,双方还有6000多万元的差距。此时,距离原定最终和解协调会开始还剩不到3个小时。

  香坊实验农场:合议庭提出来将利息减半的调解意见,我代表香坊农场表示完全同意接受这个意见。

  大连安华公司:支付给农场的利益我们没给,农场要进行维权确实有道理。但提出的这个方案,我们接受起来确实比较困难,一两千万不是个小数目。

  香坊实验农场:如果调解不成就要强制执行,就会导致另一个诉讼必须启动。

  局面一下紧张了起来。合议庭本希望通过这次法院主持的和解,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将这起执行案件和分红纠纷一次性解决。没想到,双方突然提到要就分红问题另案诉讼。很明显,这不是能顺利和解的信号,这让在场的合议庭成员都捏了一把汗。

  黑龙江高院执行一庭副庭长刘国安:要是调解不成,按判项依法执行,之前的工作就都白做了,浪费了很多司法资源。

  黑龙江高院执行一庭庭长曲巍:和解的这件事,双方意见差距太大,那就意味着他们接下来的合作无法继续。

  面对双方僵持不下的局面,考虑到另案起诉对双方未来带来的影响,审判长石时态开始对双方在这起执行案件中的利弊进行耐心细致的分析,两个小时后,局面终于有所缓和。

  大连安华公司:我们可以适当的减一个点、两个点,两个点就是800万。

  香坊实验农场:你再考虑一下,减去1600万吧。

  大连安华公司:你得让我跟股东有个交代。

  香坊实验农场:减3000万吧,我承担203万的起诉费用。

  大连安华公司:2000万吧,我们再让400万。

  香坊实验农场:我们特别希望不再打另外一个官司。

  历经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会议室里终于响起了掌声。双方在合议庭的主持协调下,一致同意,在8100余万元利息的基础上再减少2800万。这次和解,为被执行人香坊实验农场减少了5000多万元的还款压力,也化解了安华公司因未能将项目分红按时支付给香坊农场进而承担巨额违约金的危机。更重要的是,作为项目合作伙伴,两家企业终于冰释前嫌,两双手再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起由省委政法委挂牌督办的重大疑难执行案件,在由大法官石时态带领的合议庭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打破了这场持续多年的经济纠纷僵局,以执行和解的方式圆满结案。那么这一次大法官办案,产生了怎样的深远意义呢?

  黑龙江大学法学院宪法行政法教研室主任李岩松:这个案件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不仅完成了在司法审判当中的最终要求,还对社会经济发展起到了更好的推动效果,发挥出了司法效能的最大功效。

  这起案件最值得我们肯定的地方就是,如果按照原来的判决直接执行,可能从法院工作角度看,不会增加这么多的工作量,也不会增加这么大的难度,但法官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案件处理办法,要比简单的一刀切的执行效果更好。无论是对当事人还是对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都起到了最大的效果。

  通过这起案件,我们看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大法官身体力行,在维护司法公正和推动地区经济发展寻求平衡,看到了司法工作者的责任与担当。

责任编辑:赵红星

【东北网专栏】黑龙江省法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