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经济·旅游  >  经济
搜 索
中小微企业生存状况调查(上) 利好频出企业暖意几何?
2020-11-24 10:41:31 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 崔立东 高明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为完成哈电配套阀门订单任务,穆棱阀门公司二车间技工师傅正在加班生产。

  穆棱电站阀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亮接受采访。

  工人师傅正在加紧检修设备,为满负荷开工做准备。

  特华得生厂车间忙碌的场景。

  红星集团婴幼儿奶粉工厂罐装间。

  黑龙江日报11月24日讯

  核心提示

  年初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我省50余万中小微企业带来巨大冲击。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省委省政府相继出台财税支持、援企稳岗、金融支持等一系列政策,全力稳定企业生产,扶持企业发展。

  一项项扶持政策密集出台,放水养鱼,如今鱼儿活得怎么样了?记者近日赴省内多地走访,探寻常态化疫情防控下,中小微企业真实的生存状况。

  工业企业:给力政策救急于危难

  时间:11月3日

  地点:穆棱市

  企业:黑龙江穆棱电站阀门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穆棱阀门)

  车刀咬铁,刨花四溅。55岁女技工孙莉跟记者交流也没耽误操作机床。这活儿,她干了三十多年,轻松平常。

  孙大姐5年前退休,新冠疫情出现后,单位缺人,她又回到原岗位。

  穆棱阀门公司办公室主任郑秀琴介绍,疫情出现后,企业用工紧张,政府出台政策,企业每吸纳一名新劳动者给予每月500元补贴,连发6个月,不包括孙大姐在内,公司新招了12个人,仅补贴就发了四万多元。

  这还不算,人社部门出台政策,减免社保费企业负担部分,有96人的穆棱阀门公司,仅社保费一项就减免了57万元。

  “政策特别给力!”财务总监翟艳华说,别说50多万,就是10万现在对企业来说也相当金贵。

  “‘双稳’贷款更给力!”仅一周时间,穆棱阀门获得了当地银行300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

  “真是及时雨!”董事长王志亮告诉记者,这笔贷款是纯信用贷款,手续简便,利率低,仅担保费就省了一半。

  穆棱市工信局局长张本坤告诉记者,这笔被称为“双稳”的贷款,是稳企稳岗专项贷款。其办理流程是:企业申请→政府背书→国字头担保公司担保→银行审批放款。“我们的干部每天都驻在公司,每个环节都帮着跑,确保每一项政策落实到位。”

  由于政策给力,服务到位,疫情期间,穆棱阀门没受到大的冲击。“2月份第一波疫情出现,我们只停产8天;5月份疫情出现后,我们的生产一点儿没耽误。”根据订单任务和生产计划安排,每批订单周期一般为2至3个月,每天都有两万多只阀门在车间流动。

  王总用“饱满”一词概括企业经营情况:目前,给哈电、哈锅配套订单饱满,代工订单饱满,生产和销售形势向好,工人每天晚九点才收工。

  该公司年产阀门1600多吨,产值4000多万元,年纳税300万元左右。在民营装备制造业中,位居全省前列。

  “虽受疫情影响,但生产和销售形势总体不错,目前各项订单任务都在有序推进。”

  时间:2020年11月11日

  地点:勃利县

  企业:黑龙江亿达信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亿达信)

  亿达信公司是综合性煤焦化民营企业,主要产品是焦炭、焦油、甲醇、煤气等,年产成品焦炭80万吨,是当地纳税大户。

  谈起政策扶持,副总经理王玉民颇有感触,“最难熬的时期挺过来了!”

  亿达信缺原料煤,每天最低1300吨煤,低于这个数,就要面临停炉,直接损失在3000万元以上,上下游各产业链和供应链都将断裂。最危急的时候,库存原煤仅够用两天,王总直呼“要烧大腿了”。

  在省市政府的支持下,勃利县政府成立专班,打通煤源和运输瓶颈,每天有约3000吨煤炭从鸡西、鹤岗及山西省调运进来。

  总工程师刘立贵介绍,解决了煤源问题,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积极为企业兑现扶持政策,仅社保费减免就达529万元。另外,还有1400万元应缴税款,被允许缓缴。“减轻了企业很大的压力。”

  经过地方政府与企业的共同努力,目前该企业开机率已达86%以上,虽没满负荷开机,但与疫情期间66%(临界点)的开机率比,已相当乐观,今年预计纳税额仍将不低于8000万元。

  食品加工和零售企业:金融支持让企业有底气

  时间:2020年11月5日

  地点:牡丹江市

  企业:特华得食品有限公司(下称特华得)

  特华得食品公司是一家有着20年历史的老牌食品企业,年产值1.2亿元,年产量1200吨,纳税600万元。其产品有五大系列六十多个单品,绝大部分销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餐饮龙头企业和著名商超。

  养老保险:163人,到10月底减免80万元;医保:2至4月份减半,4万元;稳企稳岗补贴29万元;电费从3月份开始到年底享受下降5%优惠,每月少交1万元……说起扶持政策,财务出身的陈秀红满嘴都是数字。

  “1200万元政策性贷款,没用抵押,走绿色通道,从申请到放款,一周就到账了。”陈秀红说,“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大的利好。”

  特华得做为生活必需品生产企业,保供应是第一要务。“按要求,当时没有一定数量的口罩和消毒液储备是不允许开工的,区政府千方百计帮助企业找口罩、找消毒液!”

  牡丹江市东安区工信局副局长张伟告诉记者,为了让这些生活必需品生产企业保证开工,政府出面协调口罩厂和消毒液企业,首先保证这些企业的防疫物资,平价供应,差价政府补。

  从一只小小的口罩到上千万元的扶持贷款,陈秀红亲身感受到了政府的温暖和政策的到位。

  今年前10个月,特华得产值达1.2亿元,同比增加4000万元。疫情之下,特华得实现逆势增长。

  时间:2020年11月4日

  地点:牡丹江市

  企业: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下称红星)

  众所周知,牡丹江一度也是疫情重灾区。而红星就在牡丹江。

  红星品牌创建于1952年,是新中国第一代奶粉制造商。2009年投资7亿元的新红星落户牡丹江。投产后,年产值达3亿元,利税千万元。产品远销北上广深及杭州、成都等一二线城市,有机巴氏奶仅在牡丹江市区就有两万多订户。

  “一年365天,一天都不能停产!”

  总经办主任方浩告诉记者,按照政府防控要求,公司员工一旦出现疑似病例,全公司必须停产。“当时疫情形势非常严峻,我们高度紧张。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实现了没有出现1例病例的目标,一天也没停产。”

  更紧张的还有,采购、生产、销售各个环节都受到了影响和限制。“我们的辅料绝大多数从国外进口,疫情之下,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账户上有钱心里才有底气。

  3月份,在市、区政府的协调下,红星得到1.5亿元扶持贷款,这比往年增加了5000万元。6月份,又获得1000万元“双稳”贷款。

  疫情影响了整个经营秩序。原料涨价,备货、囤货需要大笔资金;产品积压、回款慢等,占用了大笔资金。“这两笔贷款给了红星足够的底气。”方浩说,疫情之下,红星集团在资金这一块,比平时年份多得了6000多万贷款,不仅利率低,还享受政府110万元的贴息,“这贴息是真贴心啊!”

  尤尔根·弗洛伊登伯格是德国著名的乳业专家,2012年至今任红星食品集团副总经理。年逾七旬的“尤总”接受采访时,有些激动:“疫情严重时,市政府、区政府一直与我们保持密切的联系,持续问我们需要怎样帮助。这期间由于运输受限,奶源过剩,我们加工了好多奶粉,运输都是政府帮助协调。另外,电力和能源保障到位,应急措施也很及时。现在疫情虽缓解,但远没结束,市区政府人员经常来企业查看情况,了解需求。现在,防疫已经是常规动作,在稳控疫情、保障生产方面,中国政府、黑龙江省政府、牡丹江市政府都作出了贡献,其他国家应该好好学习中国的抗疫成果和经验。”

  社保返还减免、税收返还、增量抵留、延缓延迟报税、电价打折等一系列利好政策,不仅让红星集团受益匪浅,更温暖着红星人。

  今年前10个月,红星集团实现产值1.7亿多元,纳税550万元。

  时间:2020年11月14日

  地点:哈尔滨市

  企业:比优特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比优特)

  “我们仅社保费减免,就1800万元!”这个数字从比优特人事经理李明艳嘴里说出,吓了记者一跳。

  财务部会计经理岳天中给予确认:截至今年10月底,人社部门减免社保费1668万元,到今年年底预计减免1820万元。此外,香坊区政府还给了160万元的稳岗补贴。

  在保证比优特1.5亿元常规贷款的前提下,疫情之下追加两笔共计7000万元的信用贷款。“申请后,一周内就下款了。前不久我们提前还上了4000万,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岳天中说。疫情紧张时期,政府每天让上报食品库存情况,岳天中感到“心里真没底”。

  多备货!这是政府保供要求,也是企业社会责任使然。“可见,账户余额有多重要。”在雄厚资金的支持下,比优特旗下35家门店配合政府打赢了这场“保供”战役。

  在政府扶持下,比优特一边保供给,一边开疆拓土。今年,在辽宁沈阳、锦州、铁岭,黑龙江鹤岗、五常再开8家店,门店总数达43家,目前已陆续开门纳客。

  李明艳介绍,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销售额增长了10%。“销售额上去了,但是毛利率却远不如去年,原因是常态化疫情防控下,市场乏力。另外,零售商超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看来,比优特也并不轻松。

  企业家心声:疫情期间出台的扶持政策能否延续

  新冠疫情引发的蝴蝶效应,对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深刻影响,不少企业面临着蜕变或重新洗牌。政府出面,银行会给企业贷款开绿灯,因此企业家们密切观察政策风向,敏感地前瞻或回望。

  采访中,穆棱阀门公司王志亮董事长担心,明年扶持贷款集中到期,可能会有不少企业面临还款困难。他的想法是,疫情缓解之后,政府能否考虑将扶持政策延续一段时间,能否参照疫情政策继续给予企业以优惠和扶持,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常态化举措。

  王志亮表示,以穆棱阀门公司现在的经营情况看,到明年贷款到期,还贷压力仍然很大。能否考虑将这300万元扶持贷款和已有的1700万元贷款合并,做为流动资金贷款参与滚动和循环。

  特华得食品公司财务总监陈秀红表示,今年该企业从面上看产值高了,可利润却不高。一是因为肉价上涨,物流成本加大。而政府扶持贷款多数集中在今年二三月份,目前看还款期还有三个月,受疫情影响,多数企业还贷压力很大。政府和银行可否考虑采取“无还本续贷”的方式延续贷款。她希望疫情期间出台的扶持企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延续一年或更长时间,给企业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

  亿达信公司与上述企业情况不同。总工刘立贵表示,该企业选址在七台河区域是因为这里有焦煤资源,可由于煤矿限产等多种原因,本地煤炭供应不上,他们只能到鸡西、鹤岗,甚至山西采购,生产成本大大增加。而对于涉煤企业的贷款,银行一向不予支持,融资难、融资贵一直困扰涉煤企业发展,希望政府和银行制定政策时予以考虑。

  做为中小微企业的“娘家”,拥有5000多家会员企业的黑龙江省中小企业协会高度关注疫情之下的中小微企业生存和发展问题。秘书长孙立虎接受采访时称,疫情期间,相关扶持政策密集出台,切实稳定了生产,减轻了企业负担。但暴露出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首先,政策普惠性不足。疫情期间国家和我省出台的政策中,社保和税收减免政策,企业基本上享受。但涉及诸如企业融资优惠等政策,除了疫情初期生产口罩等医疗器械企业享受较多,大部分企业不能满足条件,金融机构重担保、重抵押的贷款方式没有太大改变。

  其次,企业知晓政策、获取政策途径单一。目前,我省有超过50万的企业市场主体,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很少有专门机构和人员研究政策,仅通过网络、微信或政府职能部门送政策进企业,仍有很大缺口。

  其三,政策出台过于密集。疫情期间,国家、省级甚至市级各种政策密集出台,导致企业分不清何种政策适合自己,自己企业满足什么政策。

  最后,缺乏资金等实质性政策支持。疫情期间,企业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短缺和市场萎缩。尤其资金链短缺问题在疫情期间被放大,政府支持政策中直接资金补贴较少,普及面不够。

  常态化疫情防控还将持续,前路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张广义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