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社会万象  >  真情时刻
搜 索
冰城特警“拆弹专家”:曾无防护惊心拆除超市“炸弹”
2017-05-10 09:45: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包海多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东北网5月10日讯(记者 包海多) 近日,一部反映排爆警察主题影片《拆弹专家》在哈尔滨市各大影院上映,让人们更加关注这个神秘又危险的职业。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一支常与死神过招的队伍——巡特警支队排爆安检大队,队长李建涛可谓冰城特警中的“拆弹专家”。

2011年某一涉爆现场,特警拆除爆炸装置。

  无防护惊心拆除超市炸弹

  在人们的印象中,拆弹似乎就是电影、电视中纠结剪蓝线还是红线的桥段,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从事排爆9年多,亲手拆除过500多发废旧炮弹,参与40多起涉爆案件侦破的李建涛告诉记者,要想安全拆弹,先得弄清装置的原理,现在的爆炸装置特别多,一些开关极为敏感,有可能不管剪哪条线它都会爆。

  2008年8月,哈尔滨市某超市发现一个疑似爆炸物,并在旁边发现一张纸条和手机卡一张,纸条上称:"我三人十年攒了点TNT,现要六十万旧币,我们也不希望国家某大型体育赛事期间出什么事情。"接到警情后,李建涛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在没有时间穿排爆服的情况下,根据经验和现场情况,先在距离爆炸物5米处对爆炸物放置干扰仪,实施全频干扰,防止遥控起爆,再使用非线性节点探测器近距离对爆炸物进行检查处置。23时57分,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工作,爆炸装置被安全拆除。警方随后将嫌疑人抓获。

身穿排爆服的李建涛。

  穿排爆服也不能保证留全尸

  接到任务时,不论酷暑严寒,排爆警察一般会穿上排爆服。胸前挂着钢板,头上顶着钢盔,穿上这套重达36斤的装备,队员们犹如太空人般举步维艰,而眼前的爆炸装置又要求他们动作精准轻快。

  2015年4月2日12时,哈尔滨市南岗区一派出所辖区内发现一爆炸物,李建涛立即带队赶赴现场近距离观察爆炸物,发现该爆炸物为直燃式爆炸装置,由9个礼花弹、50个麻雷子捆绑后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用鞭炮药捻引爆,并与4瓶350ml医用酒精一起放在红色纸兜内,部分礼花药散落在爆炸物上,药量不小,爆炸威力极大。李建涛先将爆炸物移至空旷处,使用非线性节点探测器检测可疑爆炸物内有无电子元件,确定爆炸物性质,并凭借多年从事排爆工作的经验,使用排爆工具组无磁工具,将爆炸物成功分解。

  分解后,经初步鉴定该爆炸物黑火药药量约为2公斤,一旦引起爆炸,将危及半径5米范围内人员生命安全,爆炸冲击波会使建筑物玻璃粉碎,外墙损坏。排爆人员穿排爆服在爆炸物1米处也会被炸飞。

  李建涛说,现在绝大多数爆炸物都远远超过排爆服的抗爆能力。穿上它不见得能保命,只不过能让人不被炸得太碎,尽量留个全尸而已。

  心中有敬畏头脑才冷静

  2008年哈尔滨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要成立排爆安检大队,可以自愿报名,李建涛报名了。“当时我是特警,没接触过排爆这个领域,双子座的嘛,对新奇的东西感兴趣。”李建涛说,当年省内唯一的排爆专家许义被任命为排爆安检大队的大队长,这些队员都是许大队一手带起来的。

  “我们在案件中处置的炸弹全是嫌疑人自制的,非制式的,可以说每个炸弹的成分、颜色甚至气味都不一样,都是嫌疑人想怎么设计就怎么设计的,所以拆除的难度极其大。排爆这个事是个综合学科,需要经验+ 知识储备+ 胆量。”李建涛告诉记者,他们这行需要了解化学,懂得炸弹的性质;需要知道机械制造,明白各种管道是怎么与炸药连接的;应该懂点电器知识,会看各种电线的回路。平时队员就自己制造点小剂量的炸弹互相“拆着玩”积累经验。每年,国际、国内各种排爆交流会都去参加,因为那里会看到更多不同结构和成分的炸弹。每当有关于“炸弹”的新闻,一般人都关注有没有人受伤,谁干的,而李建涛专门看炸弹类型,琢磨自己要是在现场能不能顺利拆除。

声控起爆装置的拆除现场。

  “我们这个职业需要勇气,但最怕那种啥也不怕的人,入队第一课我就一定会跟新队员说,心中要有‘敬畏',这样才能淡定、从容。说实话,每次接到任务在去的路上我都会害怕,因为每个任务都是不可预料的结果。我会给爱人打个电话,但只说是出勤,从不说任务的性质,回来也不细说。我的工资卡密码、手机密码什么的都是早就告诉爱人了的,因为不知道每次能不能回得来。我们出勤的原则是‘最小接近',就是说能去一个人,不去两个人,就为了减少损失。队里的规矩——现场谁官儿最大谁上,我是大队长,所以只要我在,就绝不让别人去。”

  谈到《拆弹专家》这部电影的观感,李建涛认为,“电影难免有夸张的成分,但主演刘德华肯定是跟香港警队排爆专家有过切磋的,基本是按照我们这个行业的路子来的,很真实。电影中有一段问刘德华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他回答是‘上帝眷顾了他’,当时我就在问自己,我为什么选这个专业。脑袋里直接冒出来的答案就是:因为我是警察。”

责任编辑:张广义

【专题】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