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黑龙江  >  黑龙江图片新闻  >  光影龙江
搜 索
石英摄影作品展:从火山口走过
2017-08-15 14:00: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胡世英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走近它的面前我才看清它的面孔,这个面孔熟悉而又陌生。那还是上中学时我在读物上看过它,后来我知道它是我们黑龙江最具代表性的一处名胜,从此它常常在我脑海里穿梭,不少次我来到它的近旁,但未能一睹它的面容,这次能看到它的面孔,当然兴奋。

  海拔500多米的老黑山,看去有些巍峨高耸,沿着蜿蜒的石阶,我踏上了它的山顶。它虽陡峭,但不险峻,只是怪石嶙峋,难怪叫它老黑山,它满身都是黑褐的颜色,有股西域昆仑和戈壁上的苍茫。火山口就卧在它的山巅上,从那儿往下瞅,火山口如同一个喇叭状,再往下是个漏斗状,底部是个锥形状,瞅去有点像深渊,其实它才140多米深,可这深度在那喇叭口的宽度面前就显得不深了,因为那宽度有350多米长,它好个宽阔,把这火山口从山顶的这一端抻向了山顶的那一端,能够吞下两个大足球场。

  那山巅看去就如同一个大天坑,深深地凹陷在这160来米的高山上,那种壮观之势,只有在火山家园里才有。记得那次我从大兴安岭航线上经过它的上空时,我俯瞰过它,这火山口就像长城烽火台一样醒赫,有着一种不曾见到的雄浑与雄姿,那种出奇的感觉嵌刻在了我的记忆里,我觉得黑龙江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走在巍巍山巅上,细品这火山口,我觉得那是一张铁青的面孔。瞧那黑褐的山躯,披满了焦灼的碎石,层层叠叠,起起伏伏,看那样子好比疏松的土壤,踩上去就会簌簌流淌,有阳光的日子,它会变得温暖,没有阳光的日子,它会变得冷峻,那张面容让人觉得它也会嬗变。在这张铁青的面孔上,似乎很难寻找茂盛的绿,虽然偶见一些小草,可它们的生命总是显得那样微弱幼小,但是从这微弱中却能看出它们的生命力有种顽强与坚韧。

  从这铁青的面孔人们找到了火山口被埋没的记忆,尽管它有些神秘,但那深渊式的坑底和那阔大的火山口却告诉了人们,当年火山爆发就是从这儿迸发的,这无疑就是它的出生地。看着它,能让人想象出那一刻地下岩浆是怎样破土而出且又冲天而起的,能想象出那迸发的岩浆犹如彤红的铁水一般,倾泻不止,奔涌向前,川流大地,然后形成了这座黑褐的熔岩高山,形成了一道道如波涛翻卷的石海。

  果然不出这种揣想。在那几百万年、几十万年和几百年前,一场场火山爆发还真是如此情形。地壳板块的强烈碰撞使得它们不再沉默,它们以万钧之力从这纵深几十里的地下猛然跃起,一跃而成高山,而后又洪流般泻往大地,最后覆盖在几十平方公里的平原上,变成了石海,变成了奇型异状的样子,像石寨,像石龙,像石雕,像石林,像动物,像植物,像犁铧下翻起的一道道黝黑的土层,遍身散发着黑亮的光芒,有着一种坚石的铿锵。

  踏入这里就像踏入另外一个大千世界,新鲜无比,满眼奇妙。原来这火山口也是一种生命之源,不然,它怎么会造化出这般奇特,不禁使人的想象插上了翅膀。我望着它高崇的山躯,对这不可抗拒的大自然伟力充满了神圣般的敬畏。

  虽然这张铁青的面孔少有绿意,但是目光移出火山口扫向它的四周时,却发现那里别有洞天,到处可见绿的绽放、绿的面容。蓊蓊郁郁的森林,枝枝蔓蔓的灌木丛,连绵起伏的特殊树种,如毯覆地的青青草地,都会不约而同闯进眼帘。谁说火山熔岩都是不毛之地?

  这里分明是绿的家园,是草木的故乡。那些参天之树、合抱之木、奇异之草,就是拔起于这片熔岩之中,是土壤堆积的摇篮孕育了它们,让这嵱岩之地找到了绿的坐标。

  引人注目的当数那个山脚下的火山溢出口。当年熔化的岩浆流大都是由此泻入到那一片片大地里,然后化为了波浪起伏的熔岩焦石,如今这溢出口经过上百年的风土造化却成了绿色的山谷,那山涧般的谷底谷壁谷顶,落满了郁郁葱葱的绿植,但见这里树木繁多,枝繁叶茂,绿色打眼,若是不说它原先的身份,怎么也看不出它是一个火山溢出口,然而,山上山下同为火山口的它们,又是这样迥然不同。

  在山巅石径小路上绕着火山口去行走,这可是一种难得的浏览。因为从这既能览尽火山口内外的所有风光,又能览尽视野里五大连池的整个风貌,品味着那种天地合一的广袤与博大。这浏览就像欣赏一幅大美画卷,但见这老黑山周围处处都是火山,格外雄浑,尾山、小孤山、药泉山、卧虎山、笔架山、莫拉布山、格拉球山……十几个名字,十几座山,它们突兀而起,孤山而立,山顶平整,看去高耸,一派苍茫,好个典型的火山族。

  在这画卷中,诱人眼球的是那五个池子。叫的是池子,实则都是湖,个个显得浩瀚。从山上俯看,这五池碧水,就像五条白练,烟波浩渺,银光闪闪,表面看去相互间断,其实它们暗河相连,听说池里有无数泉眼,可谁也说不清“眼”在哪儿,只知满池荡漾的都是泉水,恰好那段儿“黑龙的传说”赋予了它不少神秘的色彩。

  在这画卷中,那片绿野里的新老小镇夺人眼目。这小镇一看就是人气鼎沸,高楼林立,街面很大,有种旅游名镇的气势,细看新城颇有风格,那一条条大道都向山而开,显示着火山之乡别样的风釆。老镇改造也在悄然变化,特别是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火山矿泉成了他们的优势资源,只要说起五大连池矿泉水无人不晓,他们的疗养区更是闻名遐迩,慕名而来者简直是不计其数。

  伫立火山口,纵览这幅大画卷,我为黑龙江的壮美而生豪情。

  其实,老黑山只是五大连池14座火山中的一个缩影,可它却独领风骚,成了世界上目前火山保存最完整的一个火山口。我听说它在这火山群里尚属最年轻的那一个,因为它的年龄只有300年,而这火山群里最古老的火山口已有200多万年和百万年,年代短的也不少于17万年,它们都是这火山家族里最老的寿星,是那个远古世纪的象征,它们见证了这片亘古蛮荒土地的沧桑之变,它们成为了地球上最珍奇的遗产之宝。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马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