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在魂 中国在心
自1991年起,俄罗斯联邦荣誉艺术家、世界手风琴家联合会名誉副主席、罗斯托夫国立室内乐团独奏艺术家尤...
圣彼得堡来了女驸马
到了“状元府”一场再芬版冯素珍出场时,身着状元红袍的韩再芬一个转身亮相,意气洋洋,明艳照人,顿时掌声...
真情无疆界
作为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我一直梦想着环游世界,看看其他国家,看看世界。但我从未想过我第一次出国会去中国...
友谊的“钢铁”见证
弹指间,六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为一个耄耋老翁。我始终怀念这段短暂的异国友谊。遗憾的是,那些信封都不...
中国之行
“中国的俄罗斯学家”们都是品德高尚、聪慧睿智、乐于助人、灵魂芬芳的人。他们不仅精通俄语,而且对俄罗斯...

俄罗斯学生步入中国 感悟泱泱中华的魅力
一提到中国,脑海里会浮现什么?是庞大的人口规模,还是笔墨酣畅的书法?是少林武僧,还是悠久的历史?是神秘的西藏和“中国金字塔”的未解之谜,还是诸如造纸、印刷、火药、指南针、丝绸、瓷器等实用的发明?具有5000年文明的中国深深吸引了大学时代的我,由此,我便开始了中国之旅。
追忆恩师阿芙兰姆科娃·伊丽娜
每一位曾经留学俄罗斯的中国学生,都会对俄罗斯优美的自然风景、璀璨的文化艺术等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并至今对我事业产生影响的是我的恩师—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音乐戏剧与舞蹈学院院长,著名钢琴教育家阿芙兰姆科娃·伊丽娜·谢苗诺夫娜(Аврамкова Ирина Семеновна)教授。
“人民友谊”见证人——王耀臣
与王耀臣相识,是在哈尔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酒店有好几层楼和数不清的大厅,每一层都有衣着整齐、训练有素的服务员,每个房间都装潢精美。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传统的、带有旋转玻璃台的圆桌和装饰华丽的座椅。在角落里、沿着墙壁的地方摆放着舒服的沙发,供客人们休息或是进行私人谈话。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的热情好客与餐饮文化密不可分。饭店,更像是一个进行对话的场合,而非仅仅的就餐场所。在饭桌上,往往能更迅速、更高效率地解决问题。中国美食非常独特,且种类繁多。一道道菜摆放在可以旋转的玻璃台上,而桌子本身却是不可旋...
我们只是外表不同
我从未想过会成为这个幸福的中国大家庭中的一员,一切都开始于四年前……我们的女儿尤利娅当时才12岁,对汉语有着浓厚的兴趣。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我们开始在堪察加寻找能够教授汉语的地方。作为父母,我们知道,学习语言有自己的规则、方法和模式。而且,一门语言的学习必须要打好基础,并一定要系统化学习。
不一样的青春旅程 ——从“东方莫斯科”到西西伯利亚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席卷全球,经济发展的减速、卫生健康的预警、命运与共的牵绊都在这个蔚蓝的星球上延展。作为历史上两国关系发展到历史最好水平的中国和俄罗斯,自然也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向全世界展现了大国合作的典范。
闺蜜
在青岛度过的11年里,还有很多与王丽欣相处的温暖而幸福的时刻。2019年末,我和家人回到了俄罗斯,原本计划2020年3月再来青岛,但新冠肺炎疫情暂停了我们的行程。我和王丽欣已经一年半没见面了,但我们从未忘记彼此,我们经常向对方谈起身边的新鲜事儿,分享茁壮成长的孩子的照片,时不时地进行视频通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青岛相聚,但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也定会再次和我的“闺蜜”相见。也许,两个分别来自中国和俄罗斯普通女孩之间的友谊显得有些单调乏味,但如果没有普通民众间这种温暖、寻常的友谊故事,又怎么又会有...
茉莉
茉莉是俄罗斯姑娘Валентина的中文名字。她本名叫瓦连金娜·阿列克谢耶夫娜·季宁娜,俄语意为“健康、强壮”。她不像大多数俄罗斯女性那么高挑,倒像江南水乡的女子那样婉约小巧,安静从容。我习惯以中国的传统称她为“茉莉姐”,一是年龄上她比我大一轮,二是她像姐姐一样关心我的生活,引导我的人生。我与茉莉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她学习汉语,我学习俄语,刚好互补。我们的相识还得从五年前我开始学习俄语说起。五年前,我考进牡丹江师范学院东方语言学院俄语系,开始正式学习俄语。与俄语更早的缘分要从高中说起,当时我的表...
俄罗斯在魂 中国在心
自1991年起,俄罗斯联邦荣誉艺术家、世界手风琴家联合会名誉副主席、罗斯托夫国立室内乐团独奏艺术家尤里·希什金开始了与中国的合作。尤里·希什金表示,“我有幸来到中国,完全是受到我国著名手风琴家、音乐教育家姜杰先生的影响。姜杰先生是中国第一所手风琴学校的校长。他是校长,也是老师;他是艺术家,也是商界精英。上世纪90年代,他设立了中国第一届国际手风琴艺术节,邀请了俄方演奏家——遗憾的是,有些人出远门了,有的生病了。最终,我去了,成为了第一位访问中国的苏联手风琴演奏家。令我十分不可思议的是,3000人的礼堂,...
圣彼得堡来了女驸马
到了“状元府”一场再芬版冯素珍出场时,身着状元红袍的韩再芬一个转身亮相,意气洋洋,明艳照人,顿时掌声潮水般响起,剧场内兴奋达到高潮,台上台下的节奏呼应得恰到好处,准确到令人难以置信。演出落幕后,突然跑上台两位列宾美术学院的员工,他们专为一份由该校师生为再芬黄梅准备的礼物而来,那是他们所做的一个中国武生打扮的雕塑照片,嵌在一个讲究的相框里赠送给再芬黄梅。这厢还在寒暄拍照,那厢又一位联萨维德剧场的员工又递上个精美的本子,原来这是一位酷爱写诗的业余诗人,他将一本自制的图文并茂的诗集送“女驸马”韩再...
真情无疆界
作为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我一直梦想着环游世界,看看其他国家,看看世界。但我从未想过我第一次出国会去中国。虽然在历史课上,对中国有所了解;在一些资料中,对中国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但能像这样,来到神秘的东方文明国,眼见为实,真是奇妙。我坐在飞机座椅上,想象着中国对我来说会是什么样子,我会在那里看到什么,他与我所知道的会有什么不同。我满脑子的想法,没有注意到坐到我旁边的乘客,准确地说,是一位女乘客。她是一个年轻漂亮,睁着一双大眼睛的中国女人,好像喜多川歌磨版画(18世纪末期日本浮世绘)中的人物,她礼貌地笑...
友谊的“钢铁”见证
弹指间,六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为一个耄耋老翁。我始终怀念这段短暂的异国友谊。遗憾的是,那些信封都不在了,我无法再和尼娜联系。尼娜的形象已经模糊,但却强化了我心中整个俄罗斯人的形象。为了这份怀念,我经常唱起当年曾经让我陶醉的俄文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红梅花开》《伏尔加纤夫曲》《山楂树》……还参加了沈阳小有名气的喀秋莎俄语合唱团,成了团里最老的歌者。2016年,合唱团组织一次俄罗斯旅游,目的地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当年为了省下几分钱的公交车费,宁可徒步的我,毅然报名参加出国旅游。出发...
中国之行
“中国的俄罗斯学家”们都是品德高尚、聪慧睿智、乐于助人、灵魂芬芳的人。他们不仅精通俄语,而且对俄罗斯和中国文化都有深刻的了解。通过与其他省份高校的俄语同行进一步交流,不难发现,这些高贵的品质是“中国的俄罗斯学家们”共同的性格特质。几乎所有在华东师范大学工作的俄罗斯人都积极参与了俄罗斯文学的翻译——要么是古典文学(普希金、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要么是当代作品(特里丰诺夫、扎雷金、阿斯塔菲耶夫、拉斯普京、施杰姆列尔等)。当时,苏联刚刚开始改革,许多曾被禁止的文学作品重新问世,我惊讶于中国对...
哈尔滨,我的故乡
2014年5月23日,由于工作原因,我们工作组一行来到鄂木斯克州访问。得益于当地政府的精心安排,我们有幸结识了像瓦连金娜这样一群特别的鄂木斯克老人。他们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哈尔滨出生,父辈曾参与中东铁路哈尔滨路段的建设管理工作,这些老人们跟随父辈在哈尔滨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后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陆续回国。可以说,正是像瓦连金娜老人这些旅居哈尔滨的俄罗斯侨民,同其他国家侨民一样,参与并见证、开创了哈尔滨的城市发展历史,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贡献,也为哈尔滨日后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发挥...